ep25: hood feminism, 由黑人音乐历史延展的音乐人类学,”我花两千万买她坐牢20年“

1:42:03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3018779 series 2630649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Des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各位好久不见!Des 最近忙完了手头的狗屎终于有机会来录一期播客了,hammer time 一直在,感谢各位陪伴。 本期嘉宾还是老朋友阿粽,最近她刚回国,还在居家隔离期间,我们从分享最近读的书开始展开了一些话题,并且这次阿粽有从自己受到的人类学教育的视角跟我聊了聊(比较大范围的)黑人音乐。 书籍: “It’s What I Do: A Photographer’s Life of Love and War” by Lynsey Addario ”Hood Feminism” by Mikki Kendall 相比于占据主流讨论的(精英的)女权主义,“街头的”黑人女权主义者如何抗争,力量在哪? 《黑皮肤的感觉》作者:陈铭道 第一本由中国人写的系统介绍美国黑人音乐的书中,是如何介绍黑人音乐的?他的音乐人类学视角又是如何让我们更深刻地感受到黑人文化的生命力? 事件: 囚禁自己的饥饿艺术家 当然还有,请不要放弃抗争。 后续补充:录播客时不仅喝多了而且脑子也迟钝。我觉得是最近其他杂事干扰太多,我在表达能力上退化了不少,所以这一期其实效果并不好,我不太满意。 想要对hood feminism补充的是: 1)hood 的含义,不想翻译这个词,因为没有对应的中文,hood是一种非常野,意味着底层,混乱带有匪气的词。hood feminism是一种完全不顾白人规则和定义的女权(此处省略女权主义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和基础),我并不是要在女权这个话题下面分对立派别,讨论谁好谁坏,而是我看到了那些主流讨论中女权话题缺失的东西:真正颠覆父权逻辑的魄力和决心。当我在决定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反抗父权压制时,我根本不会考虑我的方式是否让你舒适让你可以接受,我会像一个gangsta一样夺回本该就属于我的权利,如何抗争是我自己的选择。 2)黑人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普遍都有这样的意识——也就是说,我们并不赞同你们“白人”搞得那种lean in 式抗争,像男人一样成功,在男人面前证明我也可以。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反抗不公,是黑人这整个族群的抗争方式。黑人非常明白争取人权要打破白人规则的重要性,“the master’s tool will never dismantle the master’s house.” 我明明都想要反抗你了,为什么还要用你的方式呢?这种意识在女权问题上也是如此,人权和女权的斗争同时体现在黑人女性身上时,就会非常具有(褒义的)破坏性。 3)” America has looted us, we learned from u!” 这是前一段时间Tamika Mallory 发表的很激烈的一次演讲,这段话的重点并非讨论最开始错的是谁,在我看来,她是告诉我们,看看吧,那些既得利益者们,有特权的人们,他们已经用他们的规则把我们捆得无处可逃,看到了没,哪怕我们在反抗,也是在他们的规则中反,看到了没,如果你的反抗还要考虑你的敌人是否认可你的方式,那你将永远在体系压迫的恶性循环中痛苦。 要反,就要用你自己的方式反。 Hammer Time Podcast 地址:https://anchor.fm/hammertimepodcast 这里可以看到我们上线的各个平台,也推荐通过rss订阅收听。 P.S. 如果你在中国大陆,需要使用翻墙工具。 给主播 Des 写信: sonicelsa@gmail.com

31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