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ork

内容由Julius Baer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Julius Baer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中国 | 政策利好频仍,中国消费能重振吗

7:20
 
分享
 

Manage episode 343303404 series 3330475
内容由Julius Baer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Julius Baer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绕不开地产和疫情,目前中国经济运行中的困难和矛盾真的不少,有外部的压力,也有内部的压力。

无论如何,二十大报告还是直面解答了市场的担忧点和分歧点,消除了一些不确定性。在报告中“发展”依旧是第一位置,地产和防疫也和预期的一样没有放松。报告中提到“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笔者想借此机会与大家介绍下中国的县乡。

在产业、乡村、地域 、地产、公共卫生的背后有着一股同样的牵引力量,那是中央政府对于各级地方政府财权的规范和事权的上收。
在中国,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关税等税收是中央收入或共享收入,地方获得的非常少,但房地产税和土地出让收入归属于地方,不与中央共享。财政收入是地方政府过去发展房地产的动力,所以房地产的监管,是中央对地方财权的规范,也是对地方转移重心到产业和消费的引导。
市场看的中国和真实的中国有很大的偏差,我们总是看北上广深、沿海、大湾区,但中国更多的是中西部、县城和乡村。地域间的居民收入差距非常大,地方各级政府间财政收支水平的差距也巨大。
在很多区域,地方政府的事权支出远远超出财权收入,需要不断的依靠土地出让和债务来维持公共服务的所需的资金。在一些财政困难的县乡,当地的全部财政收入加上中央的转移支付都无法覆盖预算内支出,连教育经费经常依靠民间借贷和居民筹款。吃饭财政都缺,办事财政就更少了。
所以若中央政府将事权上收到高级政府(中央或省级),将财政支出进一步倾向不发达的区域和县乡,或许能发掘中国的增长潜力。在跨地域的事权上,无论是高新产业体系建设,建造跨城镇的公路,还是公共卫生的管理,由中央统筹可能更加有效,或能减少发达城市对于其他地区的虹吸效应,或能防范一刀切和层层加码。
长期来看,若能在这些欠发达地区和县乡成功建立产业,吸引人口回流,增加居民收入,或能促进内需,提振消费,建立起“国内大循环”。
短期看下数据,中国在7 月和 8 月社零总额温和反弹,9月社融信贷也有回升。在二十大的时间里,我们的行业研究分析师Eric Mak和亚洲股票专家Grace Lam谈一谈中国的消费。
我们的香港研究部主管Richard Tang谈到过:“无论如何,人事变动的确认将消除不确定性,并允许政府官员转移重点,回到更好的政策协调和执行上,相信这将是一个温和的积极变化。“

  continue reading

55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43303404 series 3330475
内容由Julius Baer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Julius Baer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绕不开地产和疫情,目前中国经济运行中的困难和矛盾真的不少,有外部的压力,也有内部的压力。

无论如何,二十大报告还是直面解答了市场的担忧点和分歧点,消除了一些不确定性。在报告中“发展”依旧是第一位置,地产和防疫也和预期的一样没有放松。报告中提到“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笔者想借此机会与大家介绍下中国的县乡。

在产业、乡村、地域 、地产、公共卫生的背后有着一股同样的牵引力量,那是中央政府对于各级地方政府财权的规范和事权的上收。
在中国,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关税等税收是中央收入或共享收入,地方获得的非常少,但房地产税和土地出让收入归属于地方,不与中央共享。财政收入是地方政府过去发展房地产的动力,所以房地产的监管,是中央对地方财权的规范,也是对地方转移重心到产业和消费的引导。
市场看的中国和真实的中国有很大的偏差,我们总是看北上广深、沿海、大湾区,但中国更多的是中西部、县城和乡村。地域间的居民收入差距非常大,地方各级政府间财政收支水平的差距也巨大。
在很多区域,地方政府的事权支出远远超出财权收入,需要不断的依靠土地出让和债务来维持公共服务的所需的资金。在一些财政困难的县乡,当地的全部财政收入加上中央的转移支付都无法覆盖预算内支出,连教育经费经常依靠民间借贷和居民筹款。吃饭财政都缺,办事财政就更少了。
所以若中央政府将事权上收到高级政府(中央或省级),将财政支出进一步倾向不发达的区域和县乡,或许能发掘中国的增长潜力。在跨地域的事权上,无论是高新产业体系建设,建造跨城镇的公路,还是公共卫生的管理,由中央统筹可能更加有效,或能减少发达城市对于其他地区的虹吸效应,或能防范一刀切和层层加码。
长期来看,若能在这些欠发达地区和县乡成功建立产业,吸引人口回流,增加居民收入,或能促进内需,提振消费,建立起“国内大循环”。
短期看下数据,中国在7 月和 8 月社零总额温和反弹,9月社融信贷也有回升。在二十大的时间里,我们的行业研究分析师Eric Mak和亚洲股票专家Grace Lam谈一谈中国的消费。
我们的香港研究部主管Richard Tang谈到过:“无论如何,人事变动的确认将消除不确定性,并允许政府官员转移重点,回到更好的政策协调和执行上,相信这将是一个温和的积极变化。“

  continue reading

55集单集

所有剧集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