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ork

内容由蘇育平 Yuping SU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蘇育平 Yuping SU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2022.07.12 國際新聞導讀-世界人口即將到達80億、中國人口紅利結束、伊朗核武協議僵持,伊朗繼續濃縮鈾物質、以色列新總理拉彼德有效改善對外關係

15:33
 
分享
 

Manage episode 334179580 series 2948782
内容由蘇育平 Yuping SU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蘇育平 Yuping SU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UN:世界人口將達80億 2023年印度人口超越中國
2022/7/11 14:43(7/11 14:49 更新)
聯合國11日一項報告預測,印度將在2023年超越中國,成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圖為新德里一處公車站等車人群。(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紐約聯合國總部11日綜合外電報導)聯合國今天一項報告預測,世界人口預計在今年11月15日達到80億人,並指出印度將在2023年超越中國,成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法新社報導,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這項人口總數里程碑「提醒了我們在關愛地球上的共同責任,並反思我們對彼此的承諾還有哪些不足」。但他未提及具體細節。
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的預測指出,世界人口正以1950年以來最慢速度成長。
報告說,世界人口應在2030年達到85億人,在2050年達97億人,在2080年代達約104億人高峰,然後直到2100年都維持這一穩定水準。
報告指出,雖然在幾個開發中國家觀察到淨出生率下降,但未來數十年世界人口的增長,有一半以上會集中在8個國家,分別是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及、衣索比亞、印度、奈及利亞、巴基斯坦、菲律賓和坦尚尼亞。(譯者:紀錦玲/核稿:蔡佳敏)1110711
BBC:中國因人口益減 影響力可能被印度取代
2022/6/21 12:07(6/21 13:05 更新)
BBC報導,中國自2021年後人口將年均減少1.1%,其影響力可能會轉移至印度等他國。圖為北京家長帶著孩子出遊。(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台北21日電)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儘管預測稱本世紀將是中國世紀,但估計中國自2021年後,人口將年均減少1.1%,而印度人口可望在未來10年內超過中國,如此影響力可能會轉移至印度等他國。
報導說,中國是當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在全球占比超過1/6,經歷40年驚人增長,從6億6000萬膨脹至14億,但預計今年開始從增轉減,而且是1959年至1961年「大饑荒」以來首次下降。
中國外銷訂單轉移東南亞 中媒:外貿寒冬來了嗎
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2021年中國人口僅增長48萬,創歷史新低,與10年前常見動輒成長約800萬只是零頭。
固然因嚴格的清零防疫措施影響年輕人生育的意願導致出生率降,但在此之前,中國出生率趨緩的情況已持續多年。
1980年代末,中國總生育率達2.6(婦女生育孩子的數目),遠高於取代死亡所需的2.1,1994年以來,這個數字徘徊於1.6至1.7之間,2020年下滑至1.3,2021年僅1.15。
中國當局在2016年已放棄一胎化政策,甚至去年頒布措施獎勵生三胎,但成效並不顯著,因歐美先進國家如澳洲和美國的生育率維持在1.6,邁向高齡化社會的日本則是1.3。
當局在生育政策做多仍難以激勵中國婦女生養,普遍看法是小家庭成為社會主流趨勢,物價居高不下還有晚婚等,都是抑制生育率的原因,而一胎化政策導致中國育齡婦女少於預期,更是造成中國人口不增反減的關鍵。
專題/獨生子女烙印伴隨終生 中國一胎化政策城鄉有別
從一胎化到三孩 中國生育問題始終難解
統計顯示,1980年以來因雙親只能生一胎,重男輕女的觀念作祟,多數家庭基於傳宗接代考量只選擇要男孩,於是男嬰和女嬰的比例失衡至120比100,有些省份甚至達130比100,而全球多數國家維持在106比100。
上海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小組預估,2021年以後,中國人口將以年均1.1%的速度下降,到2100年,中國人口將降至5億8700萬,不到現在的一半,如此將對於中國經濟產生嚴峻影響。
因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在2014年達到峰值,預計2100年將減至低於峰值的1/3,於此同時,65歲以上高齡老人將繼續攀升,並且約莫於2080年超過勞動年齡人口。
也就是說,目前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需贍養20名老人,到2100年,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必須贍養高達120名老人,除非大幅提高生育率,否則經濟成長勢必放緩。
況且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相當程度靠著人口紅利支撐,這個利多因素日益消失,勞動力豐沛的越南、孟加拉與印度等將取代中國,接手低利潤率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甚至當前中國製造業勞動力成本已達越南的兩倍。
此外,當中國人口結構持續朝高齡化社會的方向邁進之際,勢必得增加用於衛生、醫療和養老等方面的資源投入,如此一來將增加中國財政負擔,衝擊經濟發展。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訂閱
澳洲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of Policy Studies)的模型顯示,若中國不改變養老金制度,至2100年中國在這方面的支出將增長5倍,從2020佔GDP的4%提高至20%。
而對於像是澳洲這樣的資源出口國而言,中國人口的變化可能導致澳洲等國的出口,轉向其他國家的製造商,對於美國在內的商品進口國而論,進口商品來源將逐漸轉向其他的新興製造業中心。(編輯:曹宇帆/唐佩君)
伊朗表示已開始使用新的離心機將鈾濃縮至 20%
國際原子能機構負責人格羅西說,伊朗使用了一種特殊的裝置,可以在濃縮水平之間迅速切換;據報導,德黑蘭有 43 公斤鈾濃縮至 60% 純度
納賽爾·卡里米今天,下午 2 點 38 分
0
在伊朗原子能組織發布的這張照片中,2019 年 11 月 9 日,該組織的發言人貝魯茲·卡馬爾萬迪(Behrouz Kamalvandi)在訪問伊朗德黑蘭南部庫姆附近的福爾多核電站時向媒體介紹了情況。(伊朗原子能組織,來自美聯社)
伊朗德黑蘭(美聯社)——據國家電視台報導,伊朗週日宣布,它已開始在其地下福爾多核電站使用先進的離心機將鈾濃縮至 20%。
德黑蘭正在將鈾濃縮至 20% 純度——從武器級 90% 水平邁出的技術步驟——在深山深處的設施中使用一套新的最先進的離心機,這對本已渺茫的複蘇機會又一次打擊協議。
伊朗原子能組織發言人 Behrouz Kamalvandi 表示,週六首次從先進的 IR-6 離心機中收集到濃縮至 20% 的鈾。他說,伊朗兩週前已向聯合國核監督機構通報了這一事態發展。
離心機用於將濃縮鈾旋轉成更高的純度。德黑蘭 2015 年與世界大國簽署的核協議要求福多成為研發設施,並將那裡的離心機限制為非核用途。
伊朗此前曾告訴國際原子能機構,它正準備通過其福爾多地下設施的 166 台先進 IR-6 離心機的新級聯來濃縮鈾。但它沒有透露級聯將豐富的水平。
聯合國核監督機構國際原子能機構告訴美聯社,它週六證實伊朗正在使用一種裝置,使其能夠更迅速、更輕鬆地在濃縮水平之間切換。
在給成員國的一份報告中,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描述了一個“修改後的子標題”系統,他說該系統允許伊朗將純度高達 5% 的氣體注入級聯的 166 台 IR-6 離心機中,用於生產濃縮鈾純度高達 20%。
伊朗沒有對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最新調查結果發表評論。
幾個月來,核談判一直處於停滯狀態。美國伊朗問題特使羅伯特·馬利將卡塔爾的最新一輪談判描述為“有點浪費時間”。
國際原子能機構上個月報告說,伊朗有 43 公斤鈾濃縮至 60% 純度——距離 90% 僅一步之遙。防擴散專家警告說,如果伊朗選擇追求它,那麼這種裂變材料就足以製造一種核武器。
然而,伊朗仍然需要為其設計炸彈和運載系統,這可能是一個長達數月的項目。
伊朗堅稱其計劃是出於和平目的,儘管聯合國專家和西方情報機構表示,伊朗在 2003 年之前一直有一個有組織的軍事核計劃。
廣告
德黑蘭不斷升級的核工作引起了人們的警惕,透明度迅速下降。上個月,伊朗關閉了來自全國各個核相關站點的兩打 IAEA 監控攝像頭。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 2018 年放棄了核協議,並重新對德黑蘭實施了嚴厲的製裁,在更廣泛的中東地區引發了一系列緊張事件。伊朗的回應是大規模增加其核工作,增加其高濃縮鈾庫存並旋轉該協議禁止的先進離心機。
以色列長期以來一直反對核協議,稱它推遲了伊朗的核進程,甚至結束了伊朗的核進程,並認為製裁解除賦予了德黑蘭在該地區的代理民兵力量。
在 2018 年 6 月 6 日,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廣播公司(IRIB)國營電視台的畫面抓拍中,三個版本的國產離心機在伊朗納坦茲(Natanz)伊朗鈾濃縮廠的電視直播節目中播放。(通過 AP 的 IRIB)
週日,以色列總理亞爾·拉皮德呼籲聯合國重新對伊朗實施多邊制裁——這一提議在特朗普政府的推動下遭到了強烈反對。
“國際社會的反應必須是決定性的:重返聯合國安理會並全力啟動制裁機制,”擔任看守領導人的拉皮德告訴他的內閣。“就以色列而言,在與伊朗核計劃的鬥爭中,它在外交和行動上保持完全的行動自由。”
報告:以色列國防軍官員、政府在與黎巴嫩的海上談判問題上存在分歧
在真主黨向天然氣鑽井平台發射無人機後,軍方表示建議停止談判,但以色列領導人認為談判可能取得進展
TOI 工作人員提供2022 年 7 月 9 日,晚上 9:08
3
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軍方發布的鏡頭中,以色列薩爾 5 級護衛艦在 Karish 氣田守衛著 Energean 浮式生產、儲存和卸載船。(以色列國防軍)
據第 12 頻道周六報導,以色列軍方官員贊成停止與黎巴嫩就海上邊界爭端進行談判。
這份未提供來源的報告稱,以色列國防軍建議在真主黨恐怖組織試圖在卡里什天然氣田發射無人機後凍結談判,該天然氣田位於黎巴嫩和以色列都聲稱屬於自己的海域。
它說政府拒絕了這一建議,因為在與黎巴嫩達成協議方面似乎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
兩國之間的海上邊界爭端已持續數年。儘管美國試圖斡旋達成協議,但在這個問題上的談判一再陷入僵局,儘管美國能源事務特使阿莫斯·霍赫斯坦上週表示,最近的談判取得了一些進展。
第 12 頻道表示,在美國總統喬·拜登訪問該地區期間,“可能”會取得一些額外進展。
週六,以色列國防軍攔截了三架前往 Karish 氣田的真主黨無人機。真主黨證實它在之前威脅過該領域後發射了無人機。在上週三的另一起事件中,恐怖組織發射的一架無人機在黎巴嫩水域上空被擊落。
週六事件發生後,部分無人機被取回並進行檢查。
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軍方發布的鏡頭中,可以看到海軍艦艇上的海基 Iron Dome 防空系統保護著位於 Karish 氣田的 Energean 浮動生產、儲存和卸貨船。(以色列國防軍)
國防部長本尼甘茨週四表示,這些無人機來自伊朗。
廣告
一個月前,一個新的鑽井平台抵達該氣田後,真主黨領導人哈桑·納斯魯拉威脅以色列,稱他的組織有能力阻止那裡的工作,包括通過武力。
以色列和黎巴嫩沒有外交關係,技術上處於戰爭狀態。他們各自聲稱大約 860 平方公里(330 平方英里)的地中海位於其專屬經濟區內。
十多年來,美國一直未能成功地在雙方之間進行斡旋,過去三屆政府都向該地區派遣了具有相同任務的特使。
以色列和黎巴嫩都在該地區擁有經濟利益,那裡蘊藏著利潤豐厚的天然氣。自 2019 年底以來一直面臨經濟危機的黎巴嫩將提供的資源視為擺脫當前局勢的潛在途徑。
談判在 2020 年底取得了突破,但在黎巴嫩要求控制目前由以色列控制的另外 1,430 平方公里(552 平方英里)的海域後,談判再次陷入僵局。
最近幾週,圍繞爭議的緊張局勢升級,此前一艘天然氣生產船抵達以色列,在 Karish 近海油田開展開採作業,引起黎巴嫩的譴責,黎巴嫩對部分油田提出了要求。以色列表示,該油田是其聯合國承認的專屬經濟區的一部分。
向沙特阿拉伯傳達的信息很糟糕:“我們與該地區所有國家建立聯繫”
總理說,拜登從以色列直飛沙特阿拉伯的航班“將帶來我們和平與希望的信息”;美國總統稱他的訪問是“走向正常化的步驟”
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1:18更新於下午 1:55
0
總理 Yair Lapid 將於 2022 年 7 月 10 日抵達耶路撒冷參加每週一次的內閣會議。(Maya Alleruzzo / POOL / AFP)
在美國總統喬·拜登預計本週從以色列直飛那里之前,沙特總理亞爾·拉皮德週日呼籲該地區所有國家與以色列建立聯繫。
“[美國]總統的專機將從耶路撒冷飛往沙特阿拉伯,他將攜帶來自我們的和平與希望的信息,”拉皮德在每週內閣會議的開幕式上說。
“以色列向該地區所有國家伸出援手,呼籲他們與我們建立聯繫,與我們建立關係,並為了我們的孩子改變歷史,”他說。
拉皮德表示,拜登的訪問將重點關注伊朗,並指周六有報導稱伊朗已開始使用先進的離心機在福爾多地下設施進行鈾濃縮,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對德黑蘭實施制裁。
拉皮德說:“就以色列而言,它在打擊伊朗核計劃方面保留了完全的行動自由——政治和行動自由。”
預計拜登本週將在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進行為期兩天的緊湊訪問,隨後將前往沙特阿拉伯與中東地區領導人舉行週六會議,作為 GCC+3 峰會的一部分(海灣合作委員會——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以及伊拉克、埃及和約旦)。
這張 2020 年 12 月 11 日,Maxar Technologies 拍攝的衛星照片顯示了伊朗福爾多核設施的建設情況(Maxar Technologies via AP)
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柯比周四表示,鼓勵阿拉伯國家加強與以色列的安全聯繫和整體關係是拜登訪問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目的之一。
美國希望在總統登陸前敲定一項倡議,將兩座紅海島嶼從埃及移交給沙特控制,作為協議的一部分,利雅得將採取一系列措施使兩國關係正常化以色列,一位阿拉伯外交官上週告訴《以色列時報》。
廣告
作為 1979 年和平協議的一部分,以色列將蒂朗和薩納菲爾群島的控制權移交給埃及,但雙方同意將這些島嶼非軍事化並允許多國觀察員部隊的存在。這位中東外交官說,以色列現在正在尋求沙特阿拉伯的類似保證,以簽署該協議,但利雅得一直不願以書面形式做出承諾。
中東外交官證實了 Axios 新聞網站的報導,稱正常化措施將包括沙特阿拉伯向以色列飛往遠東的航班開放其領空,此外還為穆斯林朝聖者推出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直飛航班。
美國總統喬·拜登在 2022 年 6 月 30 日在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最後一天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美聯社照片/蘇珊·沃爾什)
拉皮德在拜登發表評論後幾小時發表上述評論,他在評論中表示,他將成為第一位從以色列直接飛往沙特阿拉伯的美國總統,這是以色列與沙特阿拉伯之間關係升溫的“小標誌”。阿拉伯世界和“走向正常化的步驟”。
在周六華盛頓郵報的一篇題為“我為什麼要去沙特阿拉伯”的評論文章中,拜登還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努力深化和擴大”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正常化。
在沙特阿拉伯,拜登預計將敦促增加沙特的石油產量,以期控制國內不斷攀升的燃料成本和通貨膨脹,這與他在競選期間承諾將利雅得視為人權記錄上的“賤民”明顯背道而馳以及 2018 年在土耳其謀殺和肢解 Jamal Khashoggi——一名出生於沙特的美國居民,以為《華盛頓郵報》撰寫有關王國統治者的批評文章而聞名——據稱是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特工所為。
在這張 2014 年 12 月 15 日拍攝的照片中,賈馬爾·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 在巴林首都麥納麥出席新聞發布會。(法新社/穆罕默德·謝赫)
拜登說,該地區面臨許多挑戰——包括伊朗的核計劃和對代理團體的支持——但現在“壓力更小,一體化程度更高”。
廣告
自特朗普政府談判達成的 2020 年亞伯拉罕協議使以色列與四個阿拉伯聯盟國家之間的關係正常化以來,以阿兩國的安全姿態成倍增加。
自去年五角大樓將與以色列的協調從美國歐洲司令部轉移到中央司令部或中央司令部以來,它們進一步發展。此舉將以色列軍隊與前阿拉伯對手組合在一起,包括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尚未承認以色列的國家。
“這些都是有希望的趨勢,美國可以以其他國家無法做到的方式加強這些趨勢。我下週的旅行將達到這個目的,”拜登說。
Jacob Magid 和機構為本報告做出了貢獻。
拉皮德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在電話中討論關係和即將到來的拜登之行
領導人討論“區域挑戰和機遇”;首相祝約旦君主宰牲節快樂
TOI 工作人員LAZAR BERMAN今天,早上 5 點 59 分
0
文件:總理亞爾·拉皮德(左)和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右)。(Gili Yaari/Flash90;美聯社/Alex Brandon,泳池)
週六晚,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的辦公室宣布,總理亞爾·拉皮德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通電話,討論兩國加強合作的必要性以及美國總統喬·拜登本週即將訪問該地區的問題。
根據他的辦公室發布的一份聲明,拉皮德祝國王和約旦公民在宰牲節快樂,這是一個標誌著麥加朝聖的穆斯林節日,並對約旦南部港口致命的天然氣洩漏表示哀悼。亞喀巴市。
聲明中寫道:“阿卜杜拉國王祝賀拉皮德總理上任並祝他成功。”
拉皮德辦公室表示,在通話中,兩人“討論了加強和深化以色列和約旦之間合作與關係的必要性”,以及拜登即將到來的訪問以及“地區挑戰和機遇”。
預計美國總統將於週三在以色列開始為期兩天的訪問,然後直接飛往沙特阿拉伯吉達,與海灣合作委員會領導人(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一起參加週六的 GCC+3 峰會阿拉伯和阿聯酋,以及伊拉克、埃及和約旦。
拜登週六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闡述了他即將到來的旅行計劃,並指出從以色列直飛沙特阿拉伯這兩個目前沒有正式關係的國家,標誌著兩國關係升溫的“小標誌”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間的關係以及“走向正常化的步驟”。
在訪問期間,拜登還將在伯利恆會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預計將在伯利恆宣布旨在加強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一攬子措施,一位美國高級官員周三在關於拜登行程的談話中告訴《以色列時報》。 .
週五,拉皮德和阿巴斯通了電話,據信這是五年來以色列總理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負責人之間的首次直接通話。
廣告
電話交談是拉皮德在周六宰牲節假期前向穆斯林領導人致以最良好祝愿的一輪電話的一部分。
這些電話還為總理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在本週與地區領導人討論拜登的行程。
據拉皮德辦公室稱,拉皮德和阿巴斯談到“繼續合作,以及確保安靜和平靜的必要性”。
週二在巴黎,拉皮德告訴記者,雖然他不排除與阿巴斯會面的可能性,但目前沒有立即舉行會談的計劃。他的前任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排除了任何此類會議,並且在任期間沒有直接與阿巴斯交談。
“我不會為了開會而開會,除非他們對以色列有積極的結果。目前它不在議程上,但我不排除它,”拉皮德在以色列駐巴黎大使館的簡報中說。
一位熟悉此事的以色列消息人士周三告訴《以色列時報》,拜登政府一直在推動召開這一呼籲,並提議拉皮德為總統艾薩克·赫爾佐格和阿巴斯之間的會晤開綠燈。
廣告
赫爾佐格星期五還打電話給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向他和巴勒斯坦人民獻上一個快樂的宰牲節,並討論拜登的訪問。
阿巴斯週四晚上還在拉馬拉會見了國防部長本尼甘茨,討論了拜登出訪前的安全協調問題。根據甘茨辦公室的說法,會議“是在積極的條件下進行的”,他們“同意繼續進行安全協調,避免採取單邊措施”。
藍白相間,新希望表示接近達成聯合競選的協議
據報導,各方希望前 IDF 負責人 Eisenkot 將獲得第三名;Regev 表示,在 Likud 中沒有 Yamina 領導人 Shaked 的空間,她堅稱她會堅持自己的政黨
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3 點 43 分
1
2022 年 6 月 22 日,國防部長 Benny Gantz(左)和司法部長 Gideon Sa'ar 在耶路撒冷的議會上。(Olivier Fitoussi/Flash90)
據報導,國防部長本尼甘茨的藍白黨和司法部長吉迪恩薩爾的新希望黨正在就即將到來的選舉中作為聯合名單進行高級談判。
根據希伯來媒體的報導,兩黨成員已經開會商定在 11 月 1 日投票中聯合競選的條款,這將使甘茨成為領導者,薩爾位居第二。
前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加迪·艾森科特受到藍白黨和總理耶爾·拉皮德的 Yesh Atid 黨的大力追捧,由於他的公眾知名度和普遍受歡迎程度,他被視為任何一方的主要抓手,他將獲得第三名如果他選擇與藍白新希望聯合陣營參選。
艾森科特在 2015 年至 2019 年期間擔任軍事參謀長,據信有能力從左翼和右翼引入選民。這位退休將軍是 2021 年 3 月選舉週期中最令人垂涎​​的人物之一,他的名字在許多政黨的報告中都有關聯,但他最終決定不參選。
據報導,聯合名單的其餘名額將由移民部長Pnina Tamano-Shata(藍白)、文化部長Chili Tropper(藍白)、教育部長Yifat Shasha-Biton(新希望)擔任。 ,以色列議會經濟委員會主席邁克爾·比頓(藍白黨)和住房部長澤耶夫·埃爾金(新希望)。
通訊部長 Yoaz Hendel 和 MK Zvi Hauser 的 Derech Eretz 黨在從藍白聯盟分裂後加入了 New Hope,他們不會在名單上佔有一席之地,儘管目前尚不清楚哪一方做出了報導的決定。
2019 年 1 月 27 日,以色列國防軍前參謀長加迪·艾森科特(右)在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年度會議上接受阿莫斯·亞德林的採訪。(INSS)
藍白相間或新希望的報導都沒有官方評論。Sa'ar 否認了最近有關潛在合併的所有報導。
在本屆議會中,藍白黨有八個席位,新希望黨有六個席位。但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薩爾的政黨在選舉門檻的邊緣搖搖欲墜。
廣告
距離以色列人 11 月 1 日前往投票站還有近四個月的時間,很多事情都可能發生變化。雖然以色列的民意調查通常不可靠,但它們確實會影響政治家和選民的決策,尤其是在必須敲定政黨名單的最後期限之前。
Regev 擊中 Shaked
與此同時,利庫德集團 MK Miri Regev 表示,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之前,Ayelet Shaked 不會在利庫德集團的名單上獲得保留席位,新的 Yamina 負責人 Shaked 回應說,她計劃在該國前往民意調查。
“肯定不會得到保留位置的人是 Ayelet Shaked,”Regev 在周六接受第 12 頻道新聞採訪時說。“她從右邊選票,然後給了左邊,我呼籲右翼分子不要投票給 Ayelet Shaked。”
利庫德集團 MK Miri Regev 於 2022 年 5 月 24 日向州調查委員會就梅龍山悲劇作證後。(Yonatan Sindel/Flash90)
“在她成為第一屆巴以政府的一員之後,她最終失去了做正確事情的機會,”Regev 說,他指的是阿拉伯政黨 Ra'am 是聯盟。
“她與 [Naftali] Bennett 對公眾撒謊,”她說,她進一步呼籲利庫德集團成員不要投票給 Shaked,如果她要參加該黨的初選。利庫德集團是以色列少數幾個允許普通成員在初選中挑選一些候選人的政黨之一。
據報導,4 月,利庫德集團的官員向亞米納 (Yamina) 立法者提供了其名單上的頂級保留職位,其中包括擔任內政部長的 Shaked。Shaked 曾擔任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政治辦公室主任,後來在他的政府中擔任高級部長職務。
廣告
Shaked 回應 Regev,堅稱她打算在選舉中領導一個右翼政黨。
“在議會解散和競選活動正式開始之間的這段時間,我專門提出問題和學習,組織和建設黨的權力,”Shaked在 Facebook 帖子中寫道。
“請注意,我打算跑到最後,領導一個由右翼分子組成的政黨,”她寫道。
2022 年 6 月 13 日,內政部長阿耶萊特在議會全體會議廳動搖。(Yonatan Sindel/Flash90)
在上周成為其領導人後,Shaked 一直在努力穩定 Yamina。前黨領袖納夫塔利·貝內特辭去總理職務,在聯盟瓦解後宣布退出政壇,並將黨交給他的長期政治夥伴、亞米納的二號人物沙克德。根據他們的聯盟協議,他將總理職位讓給了拉皮德。
貝內特去年決定在聯盟中與左翼政黨和伊斯蘭主義者拉姆合作,在一系列沒有結果的選舉之後,以色列政府有了一個運作良好的政府,但一些右翼政黨的選民對這一舉動感到不滿,其中三人其七名議會成員退出了聯盟。
Amichai Chikli 從 2021 年 6 月一開始就拒絕加入該聯盟,稱其離黨的民族主義根源太遠了。然後在今年 4 月,另一位議員伊迪特·西爾曼(Idit Silman)以類似的理由放棄了聯合政府,並剝奪了貝內特在議會中的多數席位。最後一根稻草出現在上個月,當時亞米娜 MK Nir ​​Orbach 宣布他不會與政府投票,促使議會解散。
黨內消息人士稱,Shaked 無意將 Silman 和 Orbach 留在 Yamina。有廣泛報導稱,Silman 將在 Likud 名單上獲得一個保留席位,但 Orbach 的未來卻不太明朗。
與此同時,Yamina MK Abir Kara 週六表示,他不打算在 11 月選舉之前建立一個新政黨。
廣告
“我沒有組建政黨,”他告訴第 12 頻道新聞,但補充說,他贊成與其他具有相似價值觀的政黨合併。
2022 年 5 月 1 日,內政部長 Ayelet Shaked(右)和 Yamina MK Abir Kara 介紹了他們減輕小企業官僚負擔的計劃。(Mark Neiman/GPO)
卡拉去年在選舉前加入了亞米納。他是一個代表獨立企業主的有影響力的抗議組織的負責人,該黨希望他能帶上該組織數万名支持者中的一些人。
亞米納的其他剩餘議會成員是雪莉平托和副宗教事務部長馬坦卡哈納,貝內特的親密盟友。目前尚不清楚 Kahana 是否會留在 Shaked 領導的 Yamina 中。
上週,新希望領袖薩爾在一場競選活動中發起攻擊,如果在即將舉行的選舉後出現機會,Shaked 會毫不猶豫地將她的政黨帶入由內塔尼亞胡領導的政府。
週五公佈的一項新民意調查預測,亞米納和左翼梅雷茨——都是當前聯盟的成員——將低於進入議會所需的 3.25% 的選舉門檻。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continue reading

575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34179580 series 2948782
内容由蘇育平 Yuping SU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蘇育平 Yuping SU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UN:世界人口將達80億 2023年印度人口超越中國
2022/7/11 14:43(7/11 14:49 更新)
聯合國11日一項報告預測,印度將在2023年超越中國,成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圖為新德里一處公車站等車人群。(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紐約聯合國總部11日綜合外電報導)聯合國今天一項報告預測,世界人口預計在今年11月15日達到80億人,並指出印度將在2023年超越中國,成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法新社報導,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這項人口總數里程碑「提醒了我們在關愛地球上的共同責任,並反思我們對彼此的承諾還有哪些不足」。但他未提及具體細節。
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的預測指出,世界人口正以1950年以來最慢速度成長。
報告說,世界人口應在2030年達到85億人,在2050年達97億人,在2080年代達約104億人高峰,然後直到2100年都維持這一穩定水準。
報告指出,雖然在幾個開發中國家觀察到淨出生率下降,但未來數十年世界人口的增長,有一半以上會集中在8個國家,分別是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及、衣索比亞、印度、奈及利亞、巴基斯坦、菲律賓和坦尚尼亞。(譯者:紀錦玲/核稿:蔡佳敏)1110711
BBC:中國因人口益減 影響力可能被印度取代
2022/6/21 12:07(6/21 13:05 更新)
BBC報導,中國自2021年後人口將年均減少1.1%,其影響力可能會轉移至印度等他國。圖為北京家長帶著孩子出遊。(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台北21日電)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儘管預測稱本世紀將是中國世紀,但估計中國自2021年後,人口將年均減少1.1%,而印度人口可望在未來10年內超過中國,如此影響力可能會轉移至印度等他國。
報導說,中國是當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在全球占比超過1/6,經歷40年驚人增長,從6億6000萬膨脹至14億,但預計今年開始從增轉減,而且是1959年至1961年「大饑荒」以來首次下降。
中國外銷訂單轉移東南亞 中媒:外貿寒冬來了嗎
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2021年中國人口僅增長48萬,創歷史新低,與10年前常見動輒成長約800萬只是零頭。
固然因嚴格的清零防疫措施影響年輕人生育的意願導致出生率降,但在此之前,中國出生率趨緩的情況已持續多年。
1980年代末,中國總生育率達2.6(婦女生育孩子的數目),遠高於取代死亡所需的2.1,1994年以來,這個數字徘徊於1.6至1.7之間,2020年下滑至1.3,2021年僅1.15。
中國當局在2016年已放棄一胎化政策,甚至去年頒布措施獎勵生三胎,但成效並不顯著,因歐美先進國家如澳洲和美國的生育率維持在1.6,邁向高齡化社會的日本則是1.3。
當局在生育政策做多仍難以激勵中國婦女生養,普遍看法是小家庭成為社會主流趨勢,物價居高不下還有晚婚等,都是抑制生育率的原因,而一胎化政策導致中國育齡婦女少於預期,更是造成中國人口不增反減的關鍵。
專題/獨生子女烙印伴隨終生 中國一胎化政策城鄉有別
從一胎化到三孩 中國生育問題始終難解
統計顯示,1980年以來因雙親只能生一胎,重男輕女的觀念作祟,多數家庭基於傳宗接代考量只選擇要男孩,於是男嬰和女嬰的比例失衡至120比100,有些省份甚至達130比100,而全球多數國家維持在106比100。
上海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小組預估,2021年以後,中國人口將以年均1.1%的速度下降,到2100年,中國人口將降至5億8700萬,不到現在的一半,如此將對於中國經濟產生嚴峻影響。
因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在2014年達到峰值,預計2100年將減至低於峰值的1/3,於此同時,65歲以上高齡老人將繼續攀升,並且約莫於2080年超過勞動年齡人口。
也就是說,目前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需贍養20名老人,到2100年,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必須贍養高達120名老人,除非大幅提高生育率,否則經濟成長勢必放緩。
況且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相當程度靠著人口紅利支撐,這個利多因素日益消失,勞動力豐沛的越南、孟加拉與印度等將取代中國,接手低利潤率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甚至當前中國製造業勞動力成本已達越南的兩倍。
此外,當中國人口結構持續朝高齡化社會的方向邁進之際,勢必得增加用於衛生、醫療和養老等方面的資源投入,如此一來將增加中國財政負擔,衝擊經濟發展。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訂閱
澳洲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of Policy Studies)的模型顯示,若中國不改變養老金制度,至2100年中國在這方面的支出將增長5倍,從2020佔GDP的4%提高至20%。
而對於像是澳洲這樣的資源出口國而言,中國人口的變化可能導致澳洲等國的出口,轉向其他國家的製造商,對於美國在內的商品進口國而論,進口商品來源將逐漸轉向其他的新興製造業中心。(編輯:曹宇帆/唐佩君)
伊朗表示已開始使用新的離心機將鈾濃縮至 20%
國際原子能機構負責人格羅西說,伊朗使用了一種特殊的裝置,可以在濃縮水平之間迅速切換;據報導,德黑蘭有 43 公斤鈾濃縮至 60% 純度
納賽爾·卡里米今天,下午 2 點 38 分
0
在伊朗原子能組織發布的這張照片中,2019 年 11 月 9 日,該組織的發言人貝魯茲·卡馬爾萬迪(Behrouz Kamalvandi)在訪問伊朗德黑蘭南部庫姆附近的福爾多核電站時向媒體介紹了情況。(伊朗原子能組織,來自美聯社)
伊朗德黑蘭(美聯社)——據國家電視台報導,伊朗週日宣布,它已開始在其地下福爾多核電站使用先進的離心機將鈾濃縮至 20%。
德黑蘭正在將鈾濃縮至 20% 純度——從武器級 90% 水平邁出的技術步驟——在深山深處的設施中使用一套新的最先進的離心機,這對本已渺茫的複蘇機會又一次打擊協議。
伊朗原子能組織發言人 Behrouz Kamalvandi 表示,週六首次從先進的 IR-6 離心機中收集到濃縮至 20% 的鈾。他說,伊朗兩週前已向聯合國核監督機構通報了這一事態發展。
離心機用於將濃縮鈾旋轉成更高的純度。德黑蘭 2015 年與世界大國簽署的核協議要求福多成為研發設施,並將那裡的離心機限制為非核用途。
伊朗此前曾告訴國際原子能機構,它正準備通過其福爾多地下設施的 166 台先進 IR-6 離心機的新級聯來濃縮鈾。但它沒有透露級聯將豐富的水平。
聯合國核監督機構國際原子能機構告訴美聯社,它週六證實伊朗正在使用一種裝置,使其能夠更迅速、更輕鬆地在濃縮水平之間切換。
在給成員國的一份報告中,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描述了一個“修改後的子標題”系統,他說該系統允許伊朗將純度高達 5% 的氣體注入級聯的 166 台 IR-6 離心機中,用於生產濃縮鈾純度高達 20%。
伊朗沒有對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最新調查結果發表評論。
幾個月來,核談判一直處於停滯狀態。美國伊朗問題特使羅伯特·馬利將卡塔爾的最新一輪談判描述為“有點浪費時間”。
國際原子能機構上個月報告說,伊朗有 43 公斤鈾濃縮至 60% 純度——距離 90% 僅一步之遙。防擴散專家警告說,如果伊朗選擇追求它,那麼這種裂變材料就足以製造一種核武器。
然而,伊朗仍然需要為其設計炸彈和運載系統,這可能是一個長達數月的項目。
伊朗堅稱其計劃是出於和平目的,儘管聯合國專家和西方情報機構表示,伊朗在 2003 年之前一直有一個有組織的軍事核計劃。
廣告
德黑蘭不斷升級的核工作引起了人們的警惕,透明度迅速下降。上個月,伊朗關閉了來自全國各個核相關站點的兩打 IAEA 監控攝像頭。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 2018 年放棄了核協議,並重新對德黑蘭實施了嚴厲的製裁,在更廣泛的中東地區引發了一系列緊張事件。伊朗的回應是大規模增加其核工作,增加其高濃縮鈾庫存並旋轉該協議禁止的先進離心機。
以色列長期以來一直反對核協議,稱它推遲了伊朗的核進程,甚至結束了伊朗的核進程,並認為製裁解除賦予了德黑蘭在該地區的代理民兵力量。
在 2018 年 6 月 6 日,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廣播公司(IRIB)國營電視台的畫面抓拍中,三個版本的國產離心機在伊朗納坦茲(Natanz)伊朗鈾濃縮廠的電視直播節目中播放。(通過 AP 的 IRIB)
週日,以色列總理亞爾·拉皮德呼籲聯合國重新對伊朗實施多邊制裁——這一提議在特朗普政府的推動下遭到了強烈反對。
“國際社會的反應必須是決定性的:重返聯合國安理會並全力啟動制裁機制,”擔任看守領導人的拉皮德告訴他的內閣。“就以色列而言,在與伊朗核計劃的鬥爭中,它在外交和行動上保持完全的行動自由。”
報告:以色列國防軍官員、政府在與黎巴嫩的海上談判問題上存在分歧
在真主黨向天然氣鑽井平台發射無人機後,軍方表示建議停止談判,但以色列領導人認為談判可能取得進展
TOI 工作人員提供2022 年 7 月 9 日,晚上 9:08
3
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軍方發布的鏡頭中,以色列薩爾 5 級護衛艦在 Karish 氣田守衛著 Energean 浮式生產、儲存和卸載船。(以色列國防軍)
據第 12 頻道周六報導,以色列軍方官員贊成停止與黎巴嫩就海上邊界爭端進行談判。
這份未提供來源的報告稱,以色列國防軍建議在真主黨恐怖組織試圖在卡里什天然氣田發射無人機後凍結談判,該天然氣田位於黎巴嫩和以色列都聲稱屬於自己的海域。
它說政府拒絕了這一建議,因為在與黎巴嫩達成協議方面似乎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
兩國之間的海上邊界爭端已持續數年。儘管美國試圖斡旋達成協議,但在這個問題上的談判一再陷入僵局,儘管美國能源事務特使阿莫斯·霍赫斯坦上週表示,最近的談判取得了一些進展。
第 12 頻道表示,在美國總統喬·拜登訪問該地區期間,“可能”會取得一些額外進展。
週六,以色列國防軍攔截了三架前往 Karish 氣田的真主黨無人機。真主黨證實它在之前威脅過該領域後發射了無人機。在上週三的另一起事件中,恐怖組織發射的一架無人機在黎巴嫩水域上空被擊落。
週六事件發生後,部分無人機被取回並進行檢查。
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軍方發布的鏡頭中,可以看到海軍艦艇上的海基 Iron Dome 防空系統保護著位於 Karish 氣田的 Energean 浮動生產、儲存和卸貨船。(以色列國防軍)
國防部長本尼甘茨週四表示,這些無人機來自伊朗。
廣告
一個月前,一個新的鑽井平台抵達該氣田後,真主黨領導人哈桑·納斯魯拉威脅以色列,稱他的組織有能力阻止那裡的工作,包括通過武力。
以色列和黎巴嫩沒有外交關係,技術上處於戰爭狀態。他們各自聲稱大約 860 平方公里(330 平方英里)的地中海位於其專屬經濟區內。
十多年來,美國一直未能成功地在雙方之間進行斡旋,過去三屆政府都向該地區派遣了具有相同任務的特使。
以色列和黎巴嫩都在該地區擁有經濟利益,那裡蘊藏著利潤豐厚的天然氣。自 2019 年底以來一直面臨經濟危機的黎巴嫩將提供的資源視為擺脫當前局勢的潛在途徑。
談判在 2020 年底取得了突破,但在黎巴嫩要求控制目前由以色列控制的另外 1,430 平方公里(552 平方英里)的海域後,談判再次陷入僵局。
最近幾週,圍繞爭議的緊張局勢升級,此前一艘天然氣生產船抵達以色列,在 Karish 近海油田開展開採作業,引起黎巴嫩的譴責,黎巴嫩對部分油田提出了要求。以色列表示,該油田是其聯合國承認的專屬經濟區的一部分。
向沙特阿拉伯傳達的信息很糟糕:“我們與該地區所有國家建立聯繫”
總理說,拜登從以色列直飛沙特阿拉伯的航班“將帶來我們和平與希望的信息”;美國總統稱他的訪問是“走向正常化的步驟”
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1:18更新於下午 1:55
0
總理 Yair Lapid 將於 2022 年 7 月 10 日抵達耶路撒冷參加每週一次的內閣會議。(Maya Alleruzzo / POOL / AFP)
在美國總統喬·拜登預計本週從以色列直飛那里之前,沙特總理亞爾·拉皮德週日呼籲該地區所有國家與以色列建立聯繫。
“[美國]總統的專機將從耶路撒冷飛往沙特阿拉伯,他將攜帶來自我們的和平與希望的信息,”拉皮德在每週內閣會議的開幕式上說。
“以色列向該地區所有國家伸出援手,呼籲他們與我們建立聯繫,與我們建立關係,並為了我們的孩子改變歷史,”他說。
拉皮德表示,拜登的訪問將重點關注伊朗,並指周六有報導稱伊朗已開始使用先進的離心機在福爾多地下設施進行鈾濃縮,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對德黑蘭實施制裁。
拉皮德說:“就以色列而言,它在打擊伊朗核計劃方面保留了完全的行動自由——政治和行動自由。”
預計拜登本週將在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進行為期兩天的緊湊訪問,隨後將前往沙特阿拉伯與中東地區領導人舉行週六會議,作為 GCC+3 峰會的一部分(海灣合作委員會——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以及伊拉克、埃及和約旦)。
這張 2020 年 12 月 11 日,Maxar Technologies 拍攝的衛星照片顯示了伊朗福爾多核設施的建設情況(Maxar Technologies via AP)
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柯比周四表示,鼓勵阿拉伯國家加強與以色列的安全聯繫和整體關係是拜登訪問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目的之一。
美國希望在總統登陸前敲定一項倡議,將兩座紅海島嶼從埃及移交給沙特控制,作為協議的一部分,利雅得將採取一系列措施使兩國關係正常化以色列,一位阿拉伯外交官上週告訴《以色列時報》。
廣告
作為 1979 年和平協議的一部分,以色列將蒂朗和薩納菲爾群島的控制權移交給埃及,但雙方同意將這些島嶼非軍事化並允許多國觀察員部隊的存在。這位中東外交官說,以色列現在正在尋求沙特阿拉伯的類似保證,以簽署該協議,但利雅得一直不願以書面形式做出承諾。
中東外交官證實了 Axios 新聞網站的報導,稱正常化措施將包括沙特阿拉伯向以色列飛往遠東的航班開放其領空,此外還為穆斯林朝聖者推出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直飛航班。
美國總統喬·拜登在 2022 年 6 月 30 日在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最後一天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美聯社照片/蘇珊·沃爾什)
拉皮德在拜登發表評論後幾小時發表上述評論,他在評論中表示,他將成為第一位從以色列直接飛往沙特阿拉伯的美國總統,這是以色列與沙特阿拉伯之間關係升溫的“小標誌”。阿拉伯世界和“走向正常化的步驟”。
在周六華盛頓郵報的一篇題為“我為什麼要去沙特阿拉伯”的評論文章中,拜登還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努力深化和擴大”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正常化。
在沙特阿拉伯,拜登預計將敦促增加沙特的石油產量,以期控制國內不斷攀升的燃料成本和通貨膨脹,這與他在競選期間承諾將利雅得視為人權記錄上的“賤民”明顯背道而馳以及 2018 年在土耳其謀殺和肢解 Jamal Khashoggi——一名出生於沙特的美國居民,以為《華盛頓郵報》撰寫有關王國統治者的批評文章而聞名——據稱是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特工所為。
在這張 2014 年 12 月 15 日拍攝的照片中,賈馬爾·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 在巴林首都麥納麥出席新聞發布會。(法新社/穆罕默德·謝赫)
拜登說,該地區面臨許多挑戰——包括伊朗的核計劃和對代理團體的支持——但現在“壓力更小,一體化程度更高”。
廣告
自特朗普政府談判達成的 2020 年亞伯拉罕協議使以色列與四個阿拉伯聯盟國家之間的關係正常化以來,以阿兩國的安全姿態成倍增加。
自去年五角大樓將與以色列的協調從美國歐洲司令部轉移到中央司令部或中央司令部以來,它們進一步發展。此舉將以色列軍隊與前阿拉伯對手組合在一起,包括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尚未承認以色列的國家。
“這些都是有希望的趨勢,美國可以以其他國家無法做到的方式加強這些趨勢。我下週的旅行將達到這個目的,”拜登說。
Jacob Magid 和機構為本報告做出了貢獻。
拉皮德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在電話中討論關係和即將到來的拜登之行
領導人討論“區域挑戰和機遇”;首相祝約旦君主宰牲節快樂
TOI 工作人員LAZAR BERMAN今天,早上 5 點 59 分
0
文件:總理亞爾·拉皮德(左)和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右)。(Gili Yaari/Flash90;美聯社/Alex Brandon,泳池)
週六晚,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的辦公室宣布,總理亞爾·拉皮德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通電話,討論兩國加強合作的必要性以及美國總統喬·拜登本週即將訪問該地區的問題。
根據他的辦公室發布的一份聲明,拉皮德祝國王和約旦公民在宰牲節快樂,這是一個標誌著麥加朝聖的穆斯林節日,並對約旦南部港口致命的天然氣洩漏表示哀悼。亞喀巴市。
聲明中寫道:“阿卜杜拉國王祝賀拉皮德總理上任並祝他成功。”
拉皮德辦公室表示,在通話中,兩人“討論了加強和深化以色列和約旦之間合作與關係的必要性”,以及拜登即將到來的訪問以及“地區挑戰和機遇”。
預計美國總統將於週三在以色列開始為期兩天的訪問,然後直接飛往沙特阿拉伯吉達,與海灣合作委員會領導人(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一起參加週六的 GCC+3 峰會阿拉伯和阿聯酋,以及伊拉克、埃及和約旦。
拜登週六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闡述了他即將到來的旅行計劃,並指出從以色列直飛沙特阿拉伯這兩個目前沒有正式關係的國家,標誌著兩國關係升溫的“小標誌”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間的關係以及“走向正常化的步驟”。
在訪問期間,拜登還將在伯利恆會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預計將在伯利恆宣布旨在加強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一攬子措施,一位美國高級官員周三在關於拜登行程的談話中告訴《以色列時報》。 .
週五,拉皮德和阿巴斯通了電話,據信這是五年來以色列總理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負責人之間的首次直接通話。
廣告
電話交談是拉皮德在周六宰牲節假期前向穆斯林領導人致以最良好祝愿的一輪電話的一部分。
這些電話還為總理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在本週與地區領導人討論拜登的行程。
據拉皮德辦公室稱,拉皮德和阿巴斯談到“繼續合作,以及確保安靜和平靜的必要性”。
週二在巴黎,拉皮德告訴記者,雖然他不排除與阿巴斯會面的可能性,但目前沒有立即舉行會談的計劃。他的前任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排除了任何此類會議,並且在任期間沒有直接與阿巴斯交談。
“我不會為了開會而開會,除非他們對以色列有積極的結果。目前它不在議程上,但我不排除它,”拉皮德在以色列駐巴黎大使館的簡報中說。
一位熟悉此事的以色列消息人士周三告訴《以色列時報》,拜登政府一直在推動召開這一呼籲,並提議拉皮德為總統艾薩克·赫爾佐格和阿巴斯之間的會晤開綠燈。
廣告
赫爾佐格星期五還打電話給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向他和巴勒斯坦人民獻上一個快樂的宰牲節,並討論拜登的訪問。
阿巴斯週四晚上還在拉馬拉會見了國防部長本尼甘茨,討論了拜登出訪前的安全協調問題。根據甘茨辦公室的說法,會議“是在積極的條件下進行的”,他們“同意繼續進行安全協調,避免採取單邊措施”。
藍白相間,新希望表示接近達成聯合競選的協議
據報導,各方希望前 IDF 負責人 Eisenkot 將獲得第三名;Regev 表示,在 Likud 中沒有 Yamina 領導人 Shaked 的空間,她堅稱她會堅持自己的政黨
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3 點 43 分
1
2022 年 6 月 22 日,國防部長 Benny Gantz(左)和司法部長 Gideon Sa'ar 在耶路撒冷的議會上。(Olivier Fitoussi/Flash90)
據報導,國防部長本尼甘茨的藍白黨和司法部長吉迪恩薩爾的新希望黨正在就即將到來的選舉中作為聯合名單進行高級談判。
根據希伯來媒體的報導,兩黨成員已經開會商定在 11 月 1 日投票中聯合競選的條款,這將使甘茨成為領導者,薩爾位居第二。
前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加迪·艾森科特受到藍白黨和總理耶爾·拉皮德的 Yesh Atid 黨的大力追捧,由於他的公眾知名度和普遍受歡迎程度,他被視為任何一方的主要抓手,他將獲得第三名如果他選擇與藍白新希望聯合陣營參選。
艾森科特在 2015 年至 2019 年期間擔任軍事參謀長,據信有能力從左翼和右翼引入選民。這位退休將軍是 2021 年 3 月選舉週期中最令人垂涎​​的人物之一,他的名字在許多政黨的報告中都有關聯,但他最終決定不參選。
據報導,聯合名單的其餘名額將由移民部長Pnina Tamano-Shata(藍白)、文化部長Chili Tropper(藍白)、教育部長Yifat Shasha-Biton(新希望)擔任。 ,以色列議會經濟委員會主席邁克爾·比頓(藍白黨)和住房部長澤耶夫·埃爾金(新希望)。
通訊部長 Yoaz Hendel 和 MK Zvi Hauser 的 Derech Eretz 黨在從藍白聯盟分裂後加入了 New Hope,他們不會在名單上佔有一席之地,儘管目前尚不清楚哪一方做出了報導的決定。
2019 年 1 月 27 日,以色列國防軍前參謀長加迪·艾森科特(右)在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年度會議上接受阿莫斯·亞德林的採訪。(INSS)
藍白相間或新希望的報導都沒有官方評論。Sa'ar 否認了最近有關潛在合併的所有報導。
在本屆議會中,藍白黨有八個席位,新希望黨有六個席位。但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薩爾的政黨在選舉門檻的邊緣搖搖欲墜。
廣告
距離以色列人 11 月 1 日前往投票站還有近四個月的時間,很多事情都可能發生變化。雖然以色列的民意調查通常不可靠,但它們確實會影響政治家和選民的決策,尤其是在必須敲定政黨名單的最後期限之前。
Regev 擊中 Shaked
與此同時,利庫德集團 MK Miri Regev 表示,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之前,Ayelet Shaked 不會在利庫德集團的名單上獲得保留席位,新的 Yamina 負責人 Shaked 回應說,她計劃在該國前往民意調查。
“肯定不會得到保留位置的人是 Ayelet Shaked,”Regev 在周六接受第 12 頻道新聞採訪時說。“她從右邊選票,然後給了左邊,我呼籲右翼分子不要投票給 Ayelet Shaked。”
利庫德集團 MK Miri Regev 於 2022 年 5 月 24 日向州調查委員會就梅龍山悲劇作證後。(Yonatan Sindel/Flash90)
“在她成為第一屆巴以政府的一員之後,她最終失去了做正確事情的機會,”Regev 說,他指的是阿拉伯政黨 Ra'am 是聯盟。
“她與 [Naftali] Bennett 對公眾撒謊,”她說,她進一步呼籲利庫德集團成員不要投票給 Shaked,如果她要參加該黨的初選。利庫德集團是以色列少數幾個允許普通成員在初選中挑選一些候選人的政黨之一。
據報導,4 月,利庫德集團的官員向亞米納 (Yamina) 立法者提供了其名單上的頂級保留職位,其中包括擔任內政部長的 Shaked。Shaked 曾擔任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政治辦公室主任,後來在他的政府中擔任高級部長職務。
廣告
Shaked 回應 Regev,堅稱她打算在選舉中領導一個右翼政黨。
“在議會解散和競選活動正式開始之間的這段時間,我專門提出問題和學習,組織和建設黨的權力,”Shaked在 Facebook 帖子中寫道。
“請注意,我打算跑到最後,領導一個由右翼分子組成的政黨,”她寫道。
2022 年 6 月 13 日,內政部長阿耶萊特在議會全體會議廳動搖。(Yonatan Sindel/Flash90)
在上周成為其領導人後,Shaked 一直在努力穩定 Yamina。前黨領袖納夫塔利·貝內特辭去總理職務,在聯盟瓦解後宣布退出政壇,並將黨交給他的長期政治夥伴、亞米納的二號人物沙克德。根據他們的聯盟協議,他將總理職位讓給了拉皮德。
貝內特去年決定在聯盟中與左翼政黨和伊斯蘭主義者拉姆合作,在一系列沒有結果的選舉之後,以色列政府有了一個運作良好的政府,但一些右翼政黨的選民對這一舉動感到不滿,其中三人其七名議會成員退出了聯盟。
Amichai Chikli 從 2021 年 6 月一開始就拒絕加入該聯盟,稱其離黨的民族主義根源太遠了。然後在今年 4 月,另一位議員伊迪特·西爾曼(Idit Silman)以類似的理由放棄了聯合政府,並剝奪了貝內特在議會中的多數席位。最後一根稻草出現在上個月,當時亞米娜 MK Nir ​​Orbach 宣布他不會與政府投票,促使議會解散。
黨內消息人士稱,Shaked 無意將 Silman 和 Orbach 留在 Yamina。有廣泛報導稱,Silman 將在 Likud 名單上獲得一個保留席位,但 Orbach 的未來卻不太明朗。
與此同時,Yamina MK Abir Kara 週六表示,他不打算在 11 月選舉之前建立一個新政黨。
廣告
“我沒有組建政黨,”他告訴第 12 頻道新聞,但補充說,他贊成與其他具有相似價值觀的政黨合併。
2022 年 5 月 1 日,內政部長 Ayelet Shaked(右)和 Yamina MK Abir Kara 介紹了他們減輕小企業官僚負擔的計劃。(Mark Neiman/GPO)
卡拉去年在選舉前加入了亞米納。他是一個代表獨立企業主的有影響力的抗議組織的負責人,該黨希望他能帶上該組織數万名支持者中的一些人。
亞米納的其他剩餘議會成員是雪莉平托和副宗教事務部長馬坦卡哈納,貝內特的親密盟友。目前尚不清楚 Kahana 是否會留在 Shaked 領導的 Yamina 中。
上週,新希望領袖薩爾在一場競選活動中發起攻擊,如果在即將舉行的選舉後出現機會,Shaked 會毫不猶豫地將她的政黨帶入由內塔尼亞胡領導的政府。
週五公佈的一項新民意調查預測,亞米納和左翼梅雷茨——都是當前聯盟的成員——將低於進入議會所需的 3.25% 的選舉門檻。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continue reading

575集单集

Tutti gli episodi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