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05 作为女人,我们需要属于自己的空间|别任性播客

1:38:56
 
分享
 

Manage episode 315104846 series 2838726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Alex Li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本期嘉宾:左一(muchroom 酒吧)+ 小毛(相当女子脱口秀)+ 药师(TreeTalk APP)

这期节目关于女性/性别友好空间。

嘉宾是来自性别友好酒吧 muchroom(@muchroommuchroommuchroom)的左一,创办运行女性脱口秀社群“相当女子”(@相当女子)的小毛,以及女性友好社区 APP TreeTalk 的创始人之一药师。

10月的时候,豆瓣上关于 TreeTalk 和药师的一系列爆料引起了我的注意。根据爆料,一位在性别意识上颇有黑历史的直男,现在成了一个“女性友好”app 的创始人。我去找这位风波中心的男性聊了聊,我想知道他怎么看这些历史黑料,他究竟为什么想做一个女性友好 app,以及,他对“女性友好”到底有什么样的理解。

除了药师,我还找到了左一和小毛,都是女性空间/社区的主理人,也都有女性生活体验。从我们的对话里,你会听到ta们很多关于女性空间的经验和观察,还有以下问题的答案:我们为什么需要女性空间?性别友好空间应该把性别身份作为准入标准吗?运行一个这样的空间有什么具体的困难?女性友好空间里,男性可以或者应该是什么样的角色?到底性别友好空间可以如何定义?让一个空间,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能称为性别友好的关键是什么?


别任性粉丝群进入方式,加beadodo,回答验证问题:(本期之外)你印象最深的别任性是哪期节目?


以下平台搜索订阅 “别任性”。

收听平台:| 网易云音乐 | 喜马拉雅 | Himalaya | Apple Podcast | Spotify | 其他泛用性客户端(如 小宇宙、Pocket Casts)| 搜索 “别任性”

RSS 订阅:https://feeds.acast.com/public/shows/bierenxing

注:如果你在苹果 PODCAST 上订阅的《别任性》集数不全或者很久没更,那说明这不是正确的 RSS。请用上方这个新的独立 RSS 添加并订阅。


时间点:

03:30 左一和小毛的自我介绍;muchroom 的奇妙酒单;

“大部分公共空间其实不是性别中立的,而是男性的”,但这里是“A Room Of Our Own

10:45 介绍“相当女子”,一开始其实是开放给男性的,但是参与的男性做了一些捣乱和破坏,发生了什么?后来设置了什么样的门槛?

19:30 男性在这类空间的话题讨论中,可能会出现一个有点尴尬的局面:女性需要做一些多余的诠释性的劳动,但男性想“教育自己”该怎么做?

23:30 muchroom 作为一个酒吧,“女性友好”的属性尤其难得,“这个场合不需要有让你感到不安全的人,就是我们自己的空间”。左一和伙伴们(包括小毛)用什么样的视觉信号和沟通方式在一个向所有人开放的商业空间,传达性别友好的理念?

39:15 左一和小毛对于 TreeTalk 的争议性怎么看

44:50 TreeTalk 的药师給我讲了风波更具体的始末。他说自己曾经的言论,现在自己也无法直视,非常惭愧,“就是一种厌女的表现”。他也解释说,爆料中提到的他上次创业开发的擦边球app,Highing/嗨音,其实是倡导女性身体愉悦自治,但他后来也意识到从这里切入女性自由自主并不是最佳的解法,因为性自由的利益往往仍是向男性倾斜的。以及,在爆料集中发生后,TreeTalk 内一些用户因为在传播爆料的过程中,频繁給其他用户发私信,触发了 app 本身的防骚扰功能,导致自己被封号,发的帖子也随之消失,而并不是因为被压制或被“干掉了”。

TreeTalk 的女性运营团队之前也发过一个澄清贴,叫《杭州笃行科技有限公司就 TreeTalk 近期网络谣言的声明》(https://www.douban.com/note/823968572/?_i=2483176tYnsDhi)对很多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是我最关心的并不是这些,我最关心,而且认为最关键的,还是以下的问题:

47:20 “既然有这样的 ‘基因缺陷’,为什么想做一个女性友好 app?又何来信心自己可以做?”

55:04 “曾经留下那样的言论,后来你发生什么变化了?”

1:01:40 “请具体地说说,TreeTalk 怎么女性友好?“

1:11:55 TreeTalk 现在合伙人是两名女性和一名男性,整个团队中女性占60%(联合国数据显示一个群体只有占到30%以上,声音才会被听到),但是药师作为创始人,在融资层次的角色会影响到社区的女性自治吗?

1:17:55 女性友好,性别友好,什么区别?大家可能有什么误解?

人们对女性友好空间还有一些错误的想象,比如这就是女人在一起骂男人的地方,或者诉苦大会,话题趋同且容易极端。事实上,我身边所有有性别友好社群的经验都并非如此,,包括上过别任性92和94期的投资人 Pocket,她有一个纯女性创业者和投资人社群 SoGal,还有上过别任性37和57期的 DJ Slowcook,她有一个非男性 DJ 组织和 DJ 工作坊 Equaliser,同时与我和另外两个伙伴一起运营性别友好派对鸡兔同笼。我所见的经验中,性别友好空间,其实可以是一个非常多元的场域,甚至可以说,这种空间正是一个可以安全的展现自己不同和差异性的地方。这样的空间里,女性可以聊一切,而与主流空间不同的是,我们的存在总是更自在一些,不用担心某种目光告诉自己正在被凝视,不用担心某种声音告诉自己话说得“太过了”,不用时时刻刻担心自己举止得体,妆发完好,发言前不用打那么久草稿,坐下时不用担心占空间太大,喷上香水时不用担心对方觉得你在暗示些什么,更不用在点酒的时候给自己找理由

在我们主流的性别秩序中,各种空间中的风险对于女性就如同“墙纸”一样的存在,我们都看得到,却都习以为常。当这些微小的性别不公正被墙纸化,女性的小心翼翼和时刻提防也成了常态,然而同时,我们又不会愿意承认自己成了某种文化的受害者,我们拒绝这样自我弱化的认识,我们更不可能因为这些风险的存在剥夺自己和男性一样出入公共空间的机会。于是结果就是,女人们在主流公共空间里,总要为这些“风险”付出更多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能量消耗,精力或劳动。所以,一个性别友善空间,在我看来,最根本的功能,是能让女人像回到家的时候脱下高跟鞋,解开胸罩一样,真正的放松下来,而在此之前你可能都并未意识到自己进家门之前的自己,曾是紧张生硬的。

而只有当女人真正拥有自己的房间,当女人真正感到安全,女性才成为她自己,成为完整的人,并像一个独立完整的人有权去做的那样,充分的发言,表达,参与到对话里, 辩论里,以及公共生活里,然后继续成长,学习,创造,实践自己的自由。而女性友善空间的女性友善体现之处,并不应该是对男性的敌意,而是把主流社会创造的厌女文化,整个拿掉,就像删去一层滤镜,一层坏空气,一整套秩序,从而主流的男性存在,甚至都不再与我们在这个空间中的一切相关。

然而,性别并不是塑造性别友善空间的单一维度。成就性别友善空间的因素都是什么呢?答案当然并不是性别本身。这是我在这期节目问向三位受访者的最后一个问题。

1:22:55 对于一个性别友好空间,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女性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和叙事表达,男性需要学会闭嘴”,“一定要有对主流性别秩序的反转”,“共识和伙伴”,“我们可以说一切,没有人爹里爹气地指点“,“是女性友好也是酷儿友好,两者完全不矛盾”


音频剪辑:Alexwood

Shownotes:Alexwood

Tracklist:

Tom Quick - Eclipse of the Sun

别任性,从性别角度看一切


See acast.com/privacy for privacy and opt-out information.

120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