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07 在荒诞中重读加缪和萨特

1:17:27
 
分享
 

Manage episode 261042028 series 2645715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Naive理想国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今天是Naive咖啡馆播客的第七期。我们请来了《勇敢的人死于伤心》作者、同时也是《加缪与萨特》译者、自由撰稿人云也退,与大家聊聊存在主义的两位重要人物,加缪和萨特。

1960年1月4日,加缪因车祸不幸去世,今年是他逝世60周年。二十年后的4月15日,萨特病逝于巴黎,今年是他逝世40周年。而他们引领的存在主义思潮曾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风靡一时,今天又渐渐开始被大家提及和回忆,关于存在主义的讨论在我们面对的荒诞现实中显得别有意味。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存在主义作为一种哲学为什么以文学的形式诞生和表达,又能给予孤独个体以怎样的安慰和力量。


【主播】

郝汉


【嘉宾】

云也退,作家、译者、自由撰稿人

【话题】

1.加缪小说《局外人》的意义在于发现了一种“人”——“荒诞的人”;
2.唯我主义、病态、自私为何成为了中国早期接触存在主义时的普遍印象?
3.为什么说存在主义作为一种哲学用文学去表达是合适的?
4.加缪对“审判”题材的偏爱:人和世界的对立;
5.存在主义告诉我们“不合群”不一定不好,它对人的永恒孤独进行反复确认;
6.加缪和萨特为什么会分道扬镳?为什么说他们的决裂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7.关于“他人即地狱”、“西西弗斯是幸福的”,这类存在主义名言欢迎被人们庸俗地去使用;
8.萨特成名作《恶心》讲了些什么?
9.怎样理解1980s在中国的“萨特热”、“存在主义热”?
10.存在主义不会过时,因为存在主义没有门徒


【后期制作】

摇星星


【关注互动】

微信公众号:Naive咖啡馆

(naivecafe2020)


【声明】

播客内容中涉及观点仅代表主播、嘉宾个人,欢迎大家提供不同意见的讨论。

22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