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ork

内容由张婉琦丨爱之声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张婉琦丨爱之声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艾青:《北方》

4:06
 
分享
 

Manage episode 360991772 series 3034040
内容由张婉琦丨爱之声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张婉琦丨爱之声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北方》

作者:艾青

一天

那个科尔沁草原上的诗人

对我说:

“北方是悲哀的”

不错,北方是悲哀的。

从塞外吹来的沙漠风,

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

与时日的光辉,

一片暗淡的灰黄,

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

那天边疾奔而至的呼啸,

带来了恐怖,

疯狂地扫荡过大地,

荒漠的原野,

冻结在十二月的寒风里,

村庄呀,山坡呀,河岸呀,

颓垣与荒冢呀,

都披上了土色的忧郁……

孤单的行人,

上身俯前用手遮住了脸颊,

在风沙里困苦地呼吸,

一步一步地挣扎着前进……

北方是悲哀的,

而万里的黄河

汹涌着混浊的波涛

给广大的北方

倾泻着灾难与不幸。

而年代的风霜

刻划着

广大北方的

贫穷与饥饿啊!

而我,

这来自南方的旅客,

却爱这悲哀的北国啊。

扑面的风沙与入骨的冷气

决不曾使我咒诅,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一片无垠的荒漠,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

我看见,

我看见,

我们的祖先,

带领羊群,吹着笳笛

沉浸在大漠的黄昏里。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它的广大而瘦瘠的土地,

带给我们以淳朴的言语,

与宽阔的姿态。

我相信这言语与姿态,

坚强地生活在土地上,

永远不会灭亡,

永远不会灭亡。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古老的国土啊,

这国土,养育了为我所爱的

世界上最艰苦

与最古老的种族。



  continue reading

1000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60991772 series 3034040
内容由张婉琦丨爱之声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张婉琦丨爱之声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北方》

作者:艾青

一天

那个科尔沁草原上的诗人

对我说:

“北方是悲哀的”

不错,北方是悲哀的。

从塞外吹来的沙漠风,

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

与时日的光辉,

一片暗淡的灰黄,

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

那天边疾奔而至的呼啸,

带来了恐怖,

疯狂地扫荡过大地,

荒漠的原野,

冻结在十二月的寒风里,

村庄呀,山坡呀,河岸呀,

颓垣与荒冢呀,

都披上了土色的忧郁……

孤单的行人,

上身俯前用手遮住了脸颊,

在风沙里困苦地呼吸,

一步一步地挣扎着前进……

北方是悲哀的,

而万里的黄河

汹涌着混浊的波涛

给广大的北方

倾泻着灾难与不幸。

而年代的风霜

刻划着

广大北方的

贫穷与饥饿啊!

而我,

这来自南方的旅客,

却爱这悲哀的北国啊。

扑面的风沙与入骨的冷气

决不曾使我咒诅,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一片无垠的荒漠,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

我看见,

我看见,

我们的祖先,

带领羊群,吹着笳笛

沉浸在大漠的黄昏里。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它的广大而瘦瘠的土地,

带给我们以淳朴的言语,

与宽阔的姿态。

我相信这言语与姿态,

坚强地生活在土地上,

永远不会灭亡,

永远不会灭亡。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古老的国土啊,

这国土,养育了为我所爱的

世界上最艰苦

与最古老的种族。



  continue reading

1000集单集

All episodes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