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知道我的疼(语言足够表达感觉 2/3)维特根斯坦

38:22
 
分享
 

Manage episode 280657061 series 1923481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翻转电台Flipradio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本期问题意识:
我说的话,最终由我的内在确定。例如,我说“我疼”,最终这个疼由我的痛感决定。因而语言表达,总有一部分是他人无法感知的。
既然规则的生成和遵守总是依赖于公共性,依赖于外部面相。岂不是有个问题,这个外部面相可以反映人真正希望避免的问题吗?
这部分是《哲学研究》的名篇,即关于“疼痛”的描述,疼痛被我们当作非常私有的感觉,例如女性分娩疼痛男性从未经历,也不可能通过语言传达。这被当作夫妻间很难形成良好的关怀秩序的核心问题,即疼痛是一种私有感觉,那么当我说“我好疼”的时候,这三个字到底能传达什么?这种私有感觉的所谓公共性,他的公共面相又是什么呢?
因此会有人主张,语言也是私有的,因为语言表达每个人不同的经验、经历、感受。在这个基础上,语言公共性的尝试就会再次破碎,我们如何理解私有感觉的表达?这是个重要的问题。
2 语法构成图像
围绕“只有我知道我是否真的疼,别人只能推测。”这句话,来看从什么视角上,这句话没意义,从什么视角上,这句话是错误的。据此理解维特根斯坦对私有语言的批判,以及理解世界的图像是如何构成的。
PART1 语法构成图像
243节:从外在语言到内在语言
244节:自然状态,我们不发明语言描述感觉,我们学习语言描述感觉
245节:一种源初的,“自然的”组合
246节:“只有我知道我自己的感觉”,这句话是错误的
247节:我们当然可以使用有语病的东西来表达
248节:“感觉私有”是一个语法命题,而非一个“事实命题”
249节:“假”是一种特定的语言游戏,只在公共性之中
250节:假装在环境中
251节:语法句子和经验句子的区别
252节:语法作为图像
253节:内部一致,外形一直,外在一致,几种不同的图画

684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