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 公开
[search 0]
×
我们能找到的最佳的ER播客 (已更新 August 2020)
我们能找到的最佳的ER播客
已更新 August 2020
今天就加入到数百万的Player FM用户中,随时随地获得 新闻和见解,即使在离线状态下也是如此。使用永远拒绝妥协的免费播客应用程序,使播客更智能。来吧!
加入世界上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在线管理您最喜爱的节目,并在我们的安卓和iOS应用程序上离线播放。享受自由和享受方便!
More
show episodes
 
Feuilleton是一檔日用美學播客節目,我們追求「有意思的沒意思」和「有意義的無意義」。 Feuilleton的Telegram channel「鳥的日用美學」鏈接:t.me/Feuilletons。 歡迎反饋,來信請寄feuilletons@outlook.com. 捐款:支付寶feuilletons@outlook.com和paypal.me/Feuilletons。 以及:來豆瓣上看看鳥小姐姐吧。
 
Loading …
show series
 
詩化女性是經典虛構文學中的重要女性形象和女性歧視實踐。 被詩化的女性是意義的容器、是清涼的泉源和療愈的膏藥、是地心引力。 詩化女性的典型: Sonja, Teresa, Agnes. Er-dichten: Appropriating by «Dichten». Dichten: cf. «...und dichterisch wohnet der Mensch» («...Poetically Man Dwells..») by Martin Heidegger.由鳥小姐姐
 
Ach, die griechische Geschichte läuft so rasch! Es ist nie wieder so verschwenderisch, so maasslos gelebt worden. Ich kann mich nicht überzeugen, dass die Geschichte der Griechen jenen natürlichen Verlauf genommen habe, der so an ihr gerühmt wird. Sie waren viel zu mannichfach begabt dazu, um in jener schrittweisen Manier allmählich zu sein.…
 
Plan B的存在是對人生主線的削弱,所以生命不妨像熱帶雨林:心無旁騖、活到最滿——日本文化與精神背後是這種個人意志缺失的原則,對其的潛意識抗拒令「外人」在讚歎和風之優美的同時,對自己強烈的「抱殘守缺」願望百思不解。由鳥小姐姐
 
喜樂:在辛勞和宿命感中有某種神秘的美(一種動物氣質的吸引力及一種終極的韻律感)。 這是蟻生的動人的真理,也是所有誠實的蟋蟀都無法視而不見、無法不懷有敬意的。 Feuilleton歡迎您的反饋,來信請寄:feuilletons@outlook.com. 「鳥的日用美學」Telegram channel鏈接:t.me/Feuilletons.由鳥小姐姐
 
Feuilleton歡迎您的反饋,來信請寄:feuilletons@outlook.com。 目前為應對平台託管給show note帶來的限制,我在新開通的「鳥的日用美學」這一Telegram channel上發佈節目相關信息。頻道鏈接:t.me/Feuilletons。 【摘要】如果螞蟻與蟋蟀的問題是逐夢行為是否適度的問題,那麼人生未免太輕易和漂亮了。真正的蟋蟀是被《四重奏》的解讀所略過的那些人,他們拒絕任何定義——不是夢想的燈塔,而是對螞蟻狀態的厭惡,驅使他們選擇了蟋蟀的生活。 現在您也可以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戶端訂閱收聽本節目(包括主節目Feuilleton及番外篇Quitsch-Quatsch)啦!RSS feed URL:https://itunes.apple.com/us/podc…
 
過渡期在Telegram channel同步發佈show note和(如有)封面,歡迎訂閱: t.me/Feuilletons 鳥小姐放飛自我的處女航! 複數性是人的固有屬性,人因其複數性而不同於其他生靈之「為物種所奴役的存在」,也因此,引導他人甚至佔有他人是絕對不可能的,偏偏人易犯這類錯覺。 我為了對抗語言和思想的懶惰、為了逃離苟且將就的泥沼而開始繁葉·Feuilleton,這與其稱為向著願景的前行,不如說是遠離地心的叛逃。同其他自覺的抗爭一樣,這可能毫無回報,明白這一點而能繼續抗爭,自覺之為自覺正在於此。 現在您也可以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戶端訂閱收聽本節目(包括主節目Feuilleton及番外篇Quitsch-Quatsch)啦!RSS feed URL: https://itunes.ap…
 
人有本能的泛靈論傾向。同時,泛靈論對現代人展現的魅力可解釋為替代性的世界觀所普遍具有的魔力。泛靈論在今天雖賣座,但其賣法多有「用愛發電」之嫌,即通過唱衰理性與科學來實現自己作為替代性解決方式的「上位」——而這是荒唐的:人當然應當欣賞泛靈論,但並非出於任何功利目的,而是順應對日用美學的自覺追求。同時,葉公好龍是今日泛靈論實踐的當然姿態,而其中的跳躍則是需要每一個禮讚泛靈論趣味的人自己去探的路。 現在您也可以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戶端訂閱收聽本節目啦! RSSfeed URL: https://itunes.apple.com/us/podcast/%E7%B9%81%E8%91%89-feuilleton/id1323664854?mt=2…
 
何为「日用美学」?为何说它是「有意思的没意思」?主流话语满足于兢兢业业的功利论或玩物丧志的唯美说,但这两极都不够人性。人性的是日用美学,是优雅地臣服于人性的弱点。如果说功利论和唯美说是抽象的无穷远,日用美学就是其间真实可得的体积。由鳥小姐姐
 
本期是繁葉·Feuilleton的「序言之序言」,我们聊了愿景的重要性。「流淌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多袋鼠、多野味的喜乐之土」与现代消费社会中的商品化物质都是愿景的可能形式,他们均能提供存在之锚——生命的重量感,而不同于消费,「有意思的没意思」和「有意义的无意义」将是现代人获取存在之锚的另一种方式。由鳥小姐姐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