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ork

内容由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找寻 | 第三周 - 爱 | 星期六 | 见证分享

21:28
 
分享
 

Manage episode 391020620 series 3419360
内容由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Eric: 欢迎大家再次收听我们网上的节目,生命恩泉网上灵修 2023,今天我们的主题是「爱」,坐在我旁边的女士名叫 Fiona 。当我看着她,就很想知道是不是可以听到一些爱情故事。Fiona,是不是有一些爱情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Fiona: 我的爱情故事,足可以写成一本书。开始的爱情故事,是一个比较伤感的故事。让我先分享一下天主如何把我召叫回祂的大家庭,这已经是很奇妙。之前,我答应了一位男士的邀请参加慕道班,所以我才加入天主教这个大家庭。当时,我们准备结婚,他希望我去听道理,那时的我还是个佛教徒。当时我觉得没有所谓,就当是陪朋友去听听吧,反正都快结婚。我当时是没有准备接受领洗这个想法,后来知道原来堂区可以为上了三个月慕道班的我,作特别安排,让我们先领洗,随后便可在圣堂举行婚礼。

Eric: 那就可以在圣堂结婚。

Fiona: 对,我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可能我看了很多电视剧,很喜欢在圣堂行婚礼。我觉得像童话故事一样,一定会很开心。所以我很期待。当时所谓的上慕道班,感觉就只是去听一听,是为了要结婚而去。我将会在领洗后一个星期结婚。但是在之前的一个星期,跟当时的未婚夫突然发生一些争执,在极度不开心的状态下,我问天主,去祈祷:究竟这位男士是否适合我跟他走我的人生路,作我的终身伴侣呢? 天主给了我一个启示,「有奇迹!」这一幕就是让我见到,原来他有另外一个女人。当时我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结婚呢?

Eric: 是怎样让你看到?

Fiona: 就在我祈祷完毕,问天主他是不是合适的对象的时候,不如道为什么我走到中环的一条行人天桥上,被我见到有另一位女士跟他扰攘地出现,当时我并没有看清楚那位男士,但我就听到那位女士呼叫那位男士的名字,而当她把他的银包拿出来时,我见到那个银包就是我送给我当时的未婚夫的银包。

Eric: 都在无意之间,在无意之间让你见到。

Fiona: 我觉得很奇妙,我原想跟着他们,但最后跟不上。我这位前夫,前未婚夫,当时不肯承认。我问他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女人,他说他没有,只是客人的关系。我当时选择相信他,我亦相信我自己,因为我觉得,天主虽然给了我一个启示,但我自己,应该有能力改变这种关系。

Eric: 有信心

Fiona: 是。就算他有另外一个女人,都不会是个问题,因为结了婚,就是另一个开始。所以我就领了洗,在圣堂举行婚礼。

Eric: 童话故事想继续下去

Fiona: 对呀,我当时真的充满,当时的想法是,唔,一定是很美满。

Eric: 那最后怎样?

Fiona: 我结了婚,第一日已经不开心,因为之后他每晚,其实一个星期他都只是回来三晚,而那三晚每晚回来时都已经是半夜三点钟,是,就算见面我们没有很多相处的机会

Eric: 才刚刚结婚……

Fiona: 是。他其实很少回来,我一直在哭,天天哭,哭了多久呢? 差不多哭了一年多。即是,我每天都等待他回家,其实大家都相处得非常不开心。就算他那天早一点回家,一见面,都是吵吵闹闹,跟着还动武,我从没有想过他是真的这样暴力。之前拍拖时,他曾经试过一次掌掴我,因为他误会我,以为我有另外一个男人,当然没有。我当时十分生气,但是我原谅了他。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暴力倾向愈来愈严重。我甚至乎又被他打,去医院,我自己去看医生。医生叫我报警,但我就没有选择报警。我当时就在我爸妈家中躲避,想避开一下,隔开一下就不会再有些什么事,而他都有来哄我。我心想,就回去跟他再一起。其实那个女人是没有离开过他,还不停的打电话来骚扰我,玩弄我,讽刺我,在我生日那天打来祝我生日快乐 ……

Eric: 故意刺激你

Fiona: 当时我的丈夫并没有和我一起过生日,我当然生气到极点。非常不开心,跟着最不开心的一幕,我记得,那天,他因为觉得我身边的朋友会耸恿我跟他离婚,他当然不想离婚,因为他没有工作,当时他已辞工,想着我可以负责家里所有开支。我以为我付出这么多,他会对我好一点,但他并没有,他选择那位女士都不选择我。当时我真的很不开心。

Eric: 是,很伤心

Fiona: 我以为,没所谓,虽然那位女士常常缠绕我,他又用武力对待我。跟着有一次,他一心想握颈把我勒死,他想抢我的电话,因为他觉得我的朋友会严重地影响我,令我们的关系破裂,他便没有钱继续去生活。他把我扼至快要窒息,几乎断气,这一刻对我来说是一个信仰的转折点,为什么?在我面临死亡,断气的一剎那,我其实已经失去知觉,当时我跟天主说,因为他紧扼着我的颈,在他的床上,我不想死,上主你不要让我死去,我真的不想在这一刻离开这个世界。马上,我的右手可以活动,抓到他的面上,跟着他便退开。我很感恩,因为在他退开的那一刻,我没有死去,我慢慢回复呼吸。我当时真的很惊恐,我是害怕到一个点,是,怎么办,他发了疯似的对我说,如果你现在这刻选择继续睡觉的话,我一定会用枕头把你憋死。所以那一晚我没有睡觉,跟他站着对恃了整个晚上,一人一个角落。那时我真的觉得是天主帮了我,因为我的手能活动,搥打到他的面上,他松开手,我才没有死去。要不然,我的生命已经结束

Eric: 即是在最关键的一刻,你记住天主

Fiona: 是呀,对呀,我真的不知道,在那一刻我确实是求救无门,我没有可能呼叫,那一刻跟本是失去了知觉,那一刻真的是很奇迹,那一刻我的手竟然能动。

Eric: 其实你只是能动,抓他的脸。

Fiona: 他真的是退开了。

Eric: 这个就是天主的工作,我相信就是。

Fiona: 是!

Eric: 靠你那奄奄一息的一抓,未必能阻挡到他。

Fiona: 我很感恩!我依然有生命。我们对恃了一个晚上,之后我就离开。到了早上,还是很害怕,只可以回去爸妈家躲避几天。我是个比较心软的人,我还是不想离开他,被他哄了又再跟他在一起。他的那个女人还是不停地骚扰我,我觉得很烦,很辛苦,那个女人打来说些什么,我打掉孩子,杀害生命等等。

Eric: 纠缠了这么久,到头来,事情怎样?

Fiona: 后来是因为,最后有一次,他收起了我的银包几天,我什么钱也没有,只剩下一张八达通卡,电话和身份证。我的家人很担心我的信用卡会被他盗用,不知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最后,家人选择报警。当时我是不愿意,其实我对他真的是很仁慈,不想拖垮他。我的家人很坚持,催迫我报警,控告他盗窃罪,还有我的情况非常危险。警察问我曾经发生的事情,我如实道出,我的家人提到他打我,那位警察单独在房间查问我。我描述他怎样打我,有好几次很严重,虽然不是完全受伤,只是恐吓我。我问警察:我告诉了你这些事情,他会不会留有案底?警察说:是,好了,那些事你不必理会。我说如果会有案底的话,那就不报警。那位警察说不可以这样。我真的不想把他拖垮,他不再爱我没有问题,我真的不想。

Eric: 你在说前夫,对吗?

Fiona: 是的。

Eric: 即是最后还是离了婚。

Fiona: 对,后来,因为这次报警事件,那位警察劝我马上收拾东西,离开他,因为他们不想多一宗命案,而他仍然不断地缠绕我。向警方备案后,我们分开了,但他还是不停地在教堂门口,在公司楼下,在不同的时段埋伏我。当时我请求教友,当时的同事,老板保护我。因为他是个很危险的人,他可能会把我推出马路啦。试过有一次在地铁内推倒我,拖行了一段路。我当时很不开心,真的好像活在地狱内,我可以形容我当时的生活能够写一本书,因为真的很难受。那个女人又经常对着我指骂,当时觉得很凄惨。

Eric: 最后是如何开脱?

Fiona: 我自己去找律师签纸离婚,我没有想过找教会帮忙,因为我当时懂的不是很多,只知道这段婚姻已经无法挽救,在我决定离婚前都有问过他,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因为他满口都是那个女人,而最令我伤心欲绝的一刻就是他说,由始至终我都没有爱过你。我觉得,这样我要走就走得很轻松,我决定跟他离婚。

Eric: 这件事,令你觉得什么是爱?

Fiona: 我觉得天主给我的那一份才是真正的爱,我觉得天主真的很关心我,当我在人生最低潮时祂没有放弃我,我没有因此而失去生命,天主亦给派了很多天使在我身旁。当时我在团体已经加入歌咏团,刚好碰上一位女孩子说要读教理班,参加这个教理班亦是我信仰上的转折点。我参加了这个教理班,认识了我的信仰,我立刻觉得生命丰富起来,信仰亦加深了很多,我很感恩。之后我教导主日学,参加探访团,有不同团体的兄弟姊妹陪伴着我。虽然我当时申请离婚,我前夫却不愿意签纸,他是故意要拖着我,不让我这一辈子可以再婚。我觉得没有所谓,因为我也没有不想再结婚,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之后,有教友跟我说,为什么我不去申请特恩。我问他申请特恩有什么用,他说,可以证明你是单身。教会可以签发证明你是单身,你就可以再有机会开展另一段婚姻。我当时还说我是不会再有。

Eric: 即是有下一段爱情故事可以听?

Fiona: 我真的很感恩,去年我再结婚。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结婚一年多离了婚,过了这么多年的单身生活,我觉得我很忙碌,教会内很多事情都需要去帮忙,我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其实我不断为这件事情祈祷,我问天主我还会不会再有婚姻机会?虽然我的年纪不轻,还会不会有机会呢?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品性纯良的男生,以我的年纪,经历这么多的男生都不会太纯品,但不要紧,我相信天主是全能的,唯有依靠你才可以,靠我自己是没有办法找得到。我觉得不可能。但又不可以这么说,因为天主是全能的,可能在祂手上就有可能。

Eric: 在天主,一切都可能。

Fiona: 是,我常常说没有天主就没有我,所以我觉得还是交给你吧!你给我找的一定是最好的。竟然在两年前,我跟一位旧同事在脸书上重遇,之后大家相约见面,接着在一个聚会中她介绍他丈夫的哥哥给我认识。那时也没有太多想法,但她却安排我跟他哥哥吃饭,我当时想,吃一顿饭没什么,晚饭后他送我回家的时候,让我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Eric: 就这样开始了 。

Fiona: 是之后的另一次,大伙儿再相约出来后就开始拍拖。

Eric: 现在结婚了。

Fiona: 结了婚。

Eric: 那你会怎样形容这段关系?

Fiona: 我觉得是一个奇迹。

Eric: 奇迹。

Fiona: 是,他确实是个比较纯品的人,他虽然不是教友,但他还是比较纯品简单,跟他相处,令我觉得很舒服,大家有很多想法和处事方式都很相近。我觉得这绝对不是我能找到,我和他相差太远,他工作的行业跟我完全不同。竟然在天主的安排下认识他。我觉得天主真的很疼爱我。连我身边的朋友都说,在我身上看到很多奇迹。从我之前的那段婚姻,如何在低谷站起来,接着我怎样找到现在这段婚姻,我都感到愕然,很奇妙,我跟本没有想过会再结婚,竟然又会再有一段婚姻。所有事情,在我的婚姻里面,在我安排婚礼时都有些阻滞,我现任丈夫都是离过婚。在教会内,即使是非教徒都要申请特恩。有些事情都感到意外。开始时只是想拍拍拖维持同居关系,但他竟然肯答应结婚。是奇迹,全部都是奇迹。

Eric: 你觉得是奇迹,我在听的时候,觉得在你的第一段婚姻里,听到一句重复了很多次的说话:我认为我对他好,我认为我可以影响他。很多时我们人都是这样,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原来天主的安排并不是我们人所能够想象。反而在这些艰难的时间,这些辛酸,是天主告诉我们要去依靠祂,对嚒?原来在快要断气的那一刻,你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天主,向天主祈求的时候:「你交给我吧!」天主就带领你,以后的路便完全不一样。

Fiona: 是,是。

Eric: 我祝福你现在这段婚姻美满。

Fiona: 感谢。

Eric: 希望以后的路天主会一路带领你。

Fiona: 我深信!

Eric: 多谢你的分享Fiona。

Fiona: 多谢。

★ Support this podcast ★
  continue reading

43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91020620 series 3419360
内容由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Eric: 欢迎大家再次收听我们网上的节目,生命恩泉网上灵修 2023,今天我们的主题是「爱」,坐在我旁边的女士名叫 Fiona 。当我看着她,就很想知道是不是可以听到一些爱情故事。Fiona,是不是有一些爱情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Fiona: 我的爱情故事,足可以写成一本书。开始的爱情故事,是一个比较伤感的故事。让我先分享一下天主如何把我召叫回祂的大家庭,这已经是很奇妙。之前,我答应了一位男士的邀请参加慕道班,所以我才加入天主教这个大家庭。当时,我们准备结婚,他希望我去听道理,那时的我还是个佛教徒。当时我觉得没有所谓,就当是陪朋友去听听吧,反正都快结婚。我当时是没有准备接受领洗这个想法,后来知道原来堂区可以为上了三个月慕道班的我,作特别安排,让我们先领洗,随后便可在圣堂举行婚礼。

Eric: 那就可以在圣堂结婚。

Fiona: 对,我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可能我看了很多电视剧,很喜欢在圣堂行婚礼。我觉得像童话故事一样,一定会很开心。所以我很期待。当时所谓的上慕道班,感觉就只是去听一听,是为了要结婚而去。我将会在领洗后一个星期结婚。但是在之前的一个星期,跟当时的未婚夫突然发生一些争执,在极度不开心的状态下,我问天主,去祈祷:究竟这位男士是否适合我跟他走我的人生路,作我的终身伴侣呢? 天主给了我一个启示,「有奇迹!」这一幕就是让我见到,原来他有另外一个女人。当时我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结婚呢?

Eric: 是怎样让你看到?

Fiona: 就在我祈祷完毕,问天主他是不是合适的对象的时候,不如道为什么我走到中环的一条行人天桥上,被我见到有另一位女士跟他扰攘地出现,当时我并没有看清楚那位男士,但我就听到那位女士呼叫那位男士的名字,而当她把他的银包拿出来时,我见到那个银包就是我送给我当时的未婚夫的银包。

Eric: 都在无意之间,在无意之间让你见到。

Fiona: 我觉得很奇妙,我原想跟着他们,但最后跟不上。我这位前夫,前未婚夫,当时不肯承认。我问他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女人,他说他没有,只是客人的关系。我当时选择相信他,我亦相信我自己,因为我觉得,天主虽然给了我一个启示,但我自己,应该有能力改变这种关系。

Eric: 有信心

Fiona: 是。就算他有另外一个女人,都不会是个问题,因为结了婚,就是另一个开始。所以我就领了洗,在圣堂举行婚礼。

Eric: 童话故事想继续下去

Fiona: 对呀,我当时真的充满,当时的想法是,唔,一定是很美满。

Eric: 那最后怎样?

Fiona: 我结了婚,第一日已经不开心,因为之后他每晚,其实一个星期他都只是回来三晚,而那三晚每晚回来时都已经是半夜三点钟,是,就算见面我们没有很多相处的机会

Eric: 才刚刚结婚……

Fiona: 是。他其实很少回来,我一直在哭,天天哭,哭了多久呢? 差不多哭了一年多。即是,我每天都等待他回家,其实大家都相处得非常不开心。就算他那天早一点回家,一见面,都是吵吵闹闹,跟着还动武,我从没有想过他是真的这样暴力。之前拍拖时,他曾经试过一次掌掴我,因为他误会我,以为我有另外一个男人,当然没有。我当时十分生气,但是我原谅了他。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暴力倾向愈来愈严重。我甚至乎又被他打,去医院,我自己去看医生。医生叫我报警,但我就没有选择报警。我当时就在我爸妈家中躲避,想避开一下,隔开一下就不会再有些什么事,而他都有来哄我。我心想,就回去跟他再一起。其实那个女人是没有离开过他,还不停的打电话来骚扰我,玩弄我,讽刺我,在我生日那天打来祝我生日快乐 ……

Eric: 故意刺激你

Fiona: 当时我的丈夫并没有和我一起过生日,我当然生气到极点。非常不开心,跟着最不开心的一幕,我记得,那天,他因为觉得我身边的朋友会耸恿我跟他离婚,他当然不想离婚,因为他没有工作,当时他已辞工,想着我可以负责家里所有开支。我以为我付出这么多,他会对我好一点,但他并没有,他选择那位女士都不选择我。当时我真的很不开心。

Eric: 是,很伤心

Fiona: 我以为,没所谓,虽然那位女士常常缠绕我,他又用武力对待我。跟着有一次,他一心想握颈把我勒死,他想抢我的电话,因为他觉得我的朋友会严重地影响我,令我们的关系破裂,他便没有钱继续去生活。他把我扼至快要窒息,几乎断气,这一刻对我来说是一个信仰的转折点,为什么?在我面临死亡,断气的一剎那,我其实已经失去知觉,当时我跟天主说,因为他紧扼着我的颈,在他的床上,我不想死,上主你不要让我死去,我真的不想在这一刻离开这个世界。马上,我的右手可以活动,抓到他的面上,跟着他便退开。我很感恩,因为在他退开的那一刻,我没有死去,我慢慢回复呼吸。我当时真的很惊恐,我是害怕到一个点,是,怎么办,他发了疯似的对我说,如果你现在这刻选择继续睡觉的话,我一定会用枕头把你憋死。所以那一晚我没有睡觉,跟他站着对恃了整个晚上,一人一个角落。那时我真的觉得是天主帮了我,因为我的手能活动,搥打到他的面上,他松开手,我才没有死去。要不然,我的生命已经结束

Eric: 即是在最关键的一刻,你记住天主

Fiona: 是呀,对呀,我真的不知道,在那一刻我确实是求救无门,我没有可能呼叫,那一刻跟本是失去了知觉,那一刻真的是很奇迹,那一刻我的手竟然能动。

Eric: 其实你只是能动,抓他的脸。

Fiona: 他真的是退开了。

Eric: 这个就是天主的工作,我相信就是。

Fiona: 是!

Eric: 靠你那奄奄一息的一抓,未必能阻挡到他。

Fiona: 我很感恩!我依然有生命。我们对恃了一个晚上,之后我就离开。到了早上,还是很害怕,只可以回去爸妈家躲避几天。我是个比较心软的人,我还是不想离开他,被他哄了又再跟他在一起。他的那个女人还是不停地骚扰我,我觉得很烦,很辛苦,那个女人打来说些什么,我打掉孩子,杀害生命等等。

Eric: 纠缠了这么久,到头来,事情怎样?

Fiona: 后来是因为,最后有一次,他收起了我的银包几天,我什么钱也没有,只剩下一张八达通卡,电话和身份证。我的家人很担心我的信用卡会被他盗用,不知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最后,家人选择报警。当时我是不愿意,其实我对他真的是很仁慈,不想拖垮他。我的家人很坚持,催迫我报警,控告他盗窃罪,还有我的情况非常危险。警察问我曾经发生的事情,我如实道出,我的家人提到他打我,那位警察单独在房间查问我。我描述他怎样打我,有好几次很严重,虽然不是完全受伤,只是恐吓我。我问警察:我告诉了你这些事情,他会不会留有案底?警察说:是,好了,那些事你不必理会。我说如果会有案底的话,那就不报警。那位警察说不可以这样。我真的不想把他拖垮,他不再爱我没有问题,我真的不想。

Eric: 你在说前夫,对吗?

Fiona: 是的。

Eric: 即是最后还是离了婚。

Fiona: 对,后来,因为这次报警事件,那位警察劝我马上收拾东西,离开他,因为他们不想多一宗命案,而他仍然不断地缠绕我。向警方备案后,我们分开了,但他还是不停地在教堂门口,在公司楼下,在不同的时段埋伏我。当时我请求教友,当时的同事,老板保护我。因为他是个很危险的人,他可能会把我推出马路啦。试过有一次在地铁内推倒我,拖行了一段路。我当时很不开心,真的好像活在地狱内,我可以形容我当时的生活能够写一本书,因为真的很难受。那个女人又经常对着我指骂,当时觉得很凄惨。

Eric: 最后是如何开脱?

Fiona: 我自己去找律师签纸离婚,我没有想过找教会帮忙,因为我当时懂的不是很多,只知道这段婚姻已经无法挽救,在我决定离婚前都有问过他,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因为他满口都是那个女人,而最令我伤心欲绝的一刻就是他说,由始至终我都没有爱过你。我觉得,这样我要走就走得很轻松,我决定跟他离婚。

Eric: 这件事,令你觉得什么是爱?

Fiona: 我觉得天主给我的那一份才是真正的爱,我觉得天主真的很关心我,当我在人生最低潮时祂没有放弃我,我没有因此而失去生命,天主亦给派了很多天使在我身旁。当时我在团体已经加入歌咏团,刚好碰上一位女孩子说要读教理班,参加这个教理班亦是我信仰上的转折点。我参加了这个教理班,认识了我的信仰,我立刻觉得生命丰富起来,信仰亦加深了很多,我很感恩。之后我教导主日学,参加探访团,有不同团体的兄弟姊妹陪伴着我。虽然我当时申请离婚,我前夫却不愿意签纸,他是故意要拖着我,不让我这一辈子可以再婚。我觉得没有所谓,因为我也没有不想再结婚,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之后,有教友跟我说,为什么我不去申请特恩。我问他申请特恩有什么用,他说,可以证明你是单身。教会可以签发证明你是单身,你就可以再有机会开展另一段婚姻。我当时还说我是不会再有。

Eric: 即是有下一段爱情故事可以听?

Fiona: 我真的很感恩,去年我再结婚。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结婚一年多离了婚,过了这么多年的单身生活,我觉得我很忙碌,教会内很多事情都需要去帮忙,我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其实我不断为这件事情祈祷,我问天主我还会不会再有婚姻机会?虽然我的年纪不轻,还会不会有机会呢?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品性纯良的男生,以我的年纪,经历这么多的男生都不会太纯品,但不要紧,我相信天主是全能的,唯有依靠你才可以,靠我自己是没有办法找得到。我觉得不可能。但又不可以这么说,因为天主是全能的,可能在祂手上就有可能。

Eric: 在天主,一切都可能。

Fiona: 是,我常常说没有天主就没有我,所以我觉得还是交给你吧!你给我找的一定是最好的。竟然在两年前,我跟一位旧同事在脸书上重遇,之后大家相约见面,接着在一个聚会中她介绍他丈夫的哥哥给我认识。那时也没有太多想法,但她却安排我跟他哥哥吃饭,我当时想,吃一顿饭没什么,晚饭后他送我回家的时候,让我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Eric: 就这样开始了 。

Fiona: 是之后的另一次,大伙儿再相约出来后就开始拍拖。

Eric: 现在结婚了。

Fiona: 结了婚。

Eric: 那你会怎样形容这段关系?

Fiona: 我觉得是一个奇迹。

Eric: 奇迹。

Fiona: 是,他确实是个比较纯品的人,他虽然不是教友,但他还是比较纯品简单,跟他相处,令我觉得很舒服,大家有很多想法和处事方式都很相近。我觉得这绝对不是我能找到,我和他相差太远,他工作的行业跟我完全不同。竟然在天主的安排下认识他。我觉得天主真的很疼爱我。连我身边的朋友都说,在我身上看到很多奇迹。从我之前的那段婚姻,如何在低谷站起来,接着我怎样找到现在这段婚姻,我都感到愕然,很奇妙,我跟本没有想过会再结婚,竟然又会再有一段婚姻。所有事情,在我的婚姻里面,在我安排婚礼时都有些阻滞,我现任丈夫都是离过婚。在教会内,即使是非教徒都要申请特恩。有些事情都感到意外。开始时只是想拍拍拖维持同居关系,但他竟然肯答应结婚。是奇迹,全部都是奇迹。

Eric: 你觉得是奇迹,我在听的时候,觉得在你的第一段婚姻里,听到一句重复了很多次的说话:我认为我对他好,我认为我可以影响他。很多时我们人都是这样,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原来天主的安排并不是我们人所能够想象。反而在这些艰难的时间,这些辛酸,是天主告诉我们要去依靠祂,对嚒?原来在快要断气的那一刻,你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天主,向天主祈求的时候:「你交给我吧!」天主就带领你,以后的路便完全不一样。

Fiona: 是,是。

Eric: 我祝福你现在这段婚姻美满。

Fiona: 感谢。

Eric: 希望以后的路天主会一路带领你。

Fiona: 我深信!

Eric: 多谢你的分享Fiona。

Fiona: 多谢。

★ Support this podcast ★
  continue reading

43集单集

Semua episode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